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蔡志弘/讀台大就被盯上

這代的年輕人恐怕無法想像,當年作為台大法律系新生,開學第一天,走在校本部的椰林大道上,迎面走來一位外國人上前寒暄,對方自稱是美方的人,希望可以跟我保持聯繫。圖為台大椰林大道。(資料照)

蔡志弘/台北商業大學榮譽講座

前不久,接受國史館的口述歷史邀請,希望了解李登輝前總統在任時的決策過程,陳儀深館長非常慎重,親自帶隊面訪,讓人見識到治史者認真的一面。訪談中,知無不言之餘,往事也如潮水般,翻湧而來,而且歷歷在目。

這段昔日歲月,不在訪談的主題中,不過久久縈繞不去。也算是台灣在威權時代的一個縮影,藉由個人的回憶,誠摯期盼民主的轉型與深化能夠儘早真正植根於這塊土地上。

這代的年輕人恐怕無法想像,當年作為台大法律系新生,開學第一天,走在校本部的椰林大道上,迎面走來一位外國人上前寒暄,對方自稱是美方的人,希望可以跟我保持聯繫,一個毛孩子有什麼價值?當然會感到驚訝,直覺是不要接受,更沒想到入學第一天,竟會遇到這種事情。

後來,有警總的人對我透露,彼時台大法律、政治和社會系的學生,政府的國安單位都會特別關注,也許美國方面同樣也有他們關注的任務和目標吧!

台大法律系畢業後,決定負笈美國深造,順利取得南美以美大學法學碩士學位。之後大約有兩年時間,我在美國舊金山大學教授行政法。

有次回台灣,在桃園機場被情治官員跟蹤,負責此案者為情治官員阮劍英。當時我的行李被翻箱倒櫃仔細查看,不僅如此,那段時間,每次要出入境國門時,海關的電腦總會出現「注檢」兩個字,就是要注意檢查。海關人員好像還要打電話確認,總是無法很快就通關。

後來我才間接得知,原來當時是遭到有人檢舉,細節已經忘記,印象中可能與我當年在美期間,沒有去拜訪台灣派駐美國當地的單位有關。

年輕時候的想法很單純,就只是去美國教書,似乎並沒有跟其他機構人士或僑社有太多聯繫的必要,是不是有人因他年紀輕輕就在美國教書而想找他的麻煩,坦白說,到今天我都想不出原因。

那段時間,我也曾被警總的人約談,有次也是從美國回台,面談的是一名中尉還是上尉,有點忘了,總之是有軍階的。

當時他們來到三姐蔡燕萍位於北市八德路二段的美容中心聊了一陣子,對方問我在美國做什麼,接觸哪些人,也有表明身分,但我自認問心無愧,倒是並沒有特別緊張。

我向對方表明,在美國生活很單純,沒有見什麼特別的人,只有偶爾出席台灣駐舊金山辦事處宴請台灣訪美政要的聚會。

在美國教書時,曾經與兩個人較有往來,有活動會一起參加,或有空喝杯咖啡聊天之類的,她們是從台灣來的留學生,而他剛好在同一間學校教書,他跟她們之前在台灣就已認識,所以在美國自然常有見面機會。她們的父親,還是台灣早期政界重要人士。

後來負責此案的警總政戰部主任呂昭亭少將跟我解釋,因為我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而當時對台大法律、政治和社會系的學生,都會特別關注,希望不要介意。

為此,我特地寫了一份報告給時任駐舊金山辦事處長歐陽璜,請對方轉交有關單位。

多年之後事後想起,慶幸自己是坦然面對約談,否則有可能被查辦,以當時政經社會背景看,這樣的恐懼絕非危言聳聽。

約談事件過後不久,我就決定回台,除了思鄉因素之外,必須坦言與被約談有關,希望以此行動來顯示自己的清白。故而在美教書期間,曾被徵詢擔任某大學副校長,甚至被邀請到白宮所屬機構服務,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很多可以留在美國的機會,對台灣人來說,這些工作都極為難得,但我還是認為,應該回台灣奮鬥,為自己家鄉做點事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