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罷工應考量國家社會利益

◎ 曾肇昌

按「罷工」是對社會和平的侵害,尤其是「公用交通事業」關係社會大眾「行」的福祇,基於公共利益,不得任以「私利」要求罷工,更不能任意以犧牲大眾權益作為調薪或爭取福利之抗爭籌碼,有悖社會責任之體認。

民國一零六年八月間華航空服員罷工,在蔡總統定調:「若非空服員已忍無可忍,誰會出來罷工」,以及執政當局火速撤換管理階層後,空服員完勝,達成所有訴求,但後遺症才要開始!論者有謂:這是執政當局誤判的結果。類似英國在工黨賈拉漢執政時期,以社會主義當施政方針,對於工會採取放任妥協的態度,單是一個電力工會就可以用「斷電」來要挾政府,導致賈拉漢政府垮台,由保守黨的柴契爾夫人執政,整頓工會,而出現「中興」的局面。

美國在雷根總統主政時,因航管人員集體罷工,影響全國航空運輸甚鉅,雷根斷然將罷工的航管人員一律開除,另行派駐新人接管,因越戰時美國培育甚多飛航機師及航管人員,故適時得以派上用場。

我國在七十七年間的台鐵罷駛風波,因影響全國交通運輸,為免造成惡例,當時行政院曾有「軍人代駛訓練班」的擬議,必要時得以派上用場。

報載交通部王國材部長說:當年台鐵公司化目標就是「安全改革」,在過程中開了十五場地方溝通會議,台鐵局也開了六十八場說明會,當時工會都「拒絕參加」,失去一個很好的溝通機會。而交通部送到立法院版本,工會也提出工會版,對於兩個版本的差距,交通部也做了很多討論,但工會想要的就是「退回」,否則,就於五月一日或以後「不加班」;實際傷害的都是支持台鐵的乘客。

新加坡李光耀執政時,其主張工會要與政府同立場,不學西方的「好鬥」,經營者與勞工協力合作,共存共榮,努力發展國家經濟,創造雙贏,值得借鏡!

筆者認為:為了發展經濟,不應縱容工會的跋扈,否則,如美國底特律過去是汽車製造中心,因工會過於強勢,導致公司倒閉,令人嘆息!

吾人應認清我國是民主法治的國家,對於不當的罷工抗爭,政府應展現堅定不移的意志,絕不輪流討好誰,或向不合理的罷工抗爭妥協退讓,希執政者卓裁為荷!

(作者為全國律師公會前理事長)

持續與台鐵工會溝通

◎ 薛廣澤

就讀南部大學的女兒五月一日返校須改搭高鐵,其因是台鐵工會發起五一勞動節合法休假、不加班,報載其中司機員超過九成五不加班。嗣後又聽聞台鐵工會將啟動「端午節、中秋節、國慶日不加班」活動,工會表示並不反對台鐵改革及公司化,但交通部與行政院草率通過草案即送立法院審查,要求撤回草案、重新協商後再送立法院。

先父的一位摯友楊伯伯,生前是台鐵負責看守平交道的看柵工,職稱為「運務工」,工作內容主要是負責看守平交道。隨著平交道全面自動化,看柵工調往內勤或其他單位(部分外包給保全公司),楊伯伯選擇退休。筆者有次和楊伯伯談起台鐵公司化的改革前景,他非常贊成,他說:「台鐵每十元預算中花費在人事方面就需七元(含現職及退休人員),三元要做設施的採購及維修,談何容易!公司化後能提升台鐵的競爭力及營運績效,我舉雙手贊成。」楊伯伯的話正道出台鐵的當務之急。

台鐵員工幾十年來犧牲國定假日休假的權益協助南來北往的旅客,以及配合國家政策造成的虧損,台鐵人的奉獻國人都看在眼裡,但台鐵涉及每天數十萬人的運輸安全,是絕對輕忽不得的!主管機關要用同理心理解台鐵人的無奈,繼續與台鐵工會溝通,畢竟社會大眾更需要的是對於安全的承諾。

(作者為高中教師,彰化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