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與彭明敏教授的一段情緣

◎ 陳儀深

彭明敏教授逝世後一週,隨即在四月十五日就以簡單儀式火化,遺骨旋被送往高雄鹽埕教會的鹽光墓園安葬、「完盆」﹔使我想起昔日為他做口訪錄音時,他曾半開玩笑說將來他的葬禮不可以有某某和某某出現,如今他卻決定不要有任何儀式∣除了將來可以有純粹的追思音樂會以外,想必是他的一種體貼吧,若是一場盛大的喪禮,做事的人怎能禁止誰來出席呢。不過,這樣重要的一位歷史人物,堅持以如此安靜的方式離開世間,算是把自己的風格堅持到底了。

一九九二年彭教授回到闊別廿八年的台灣,不久眾人期待他參選首次民選總統。彭教授入黨過程除了有辜寬敏先生在旁,筆者亦有幸與幾位學者「陪他」一起入黨,不久且成為第三屆全國不分區國大代表。一九九五年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產生,第二階段採取空前也可能絕後的美國式open primary,從台東開始以至花蓮、宜蘭…各縣市分別投票,也就是中央黨部去各地辦演講(辯論)會之後、民眾憑身分證就可以當場投票,最後結果是彭教授勝出。初選過程中,民進黨主流支持許信良,社運界主要是支持彭,所以初選階段由筆者和管碧玲、黃華擔任彭陣營的總幹事,大選階段的總幹事才回歸黨內的蘇嘉全、葉菊蘭、彭百顯擔任。

彭明敏教授這樣重要的一位歷史人物,堅持以如此安靜的方式離開世間,算是把自己的風格堅持到底了。(本報資料照)

九○年代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在轉型、往中間靠攏,民進黨頗受獨派社團批判,一九九六年總統改選以後,獨派社團另成立建國黨、我和一群彭明敏的支持者則成立新國家連線,九八年各提名相當數量的候選人參選公職,可惜立委部分兩個小黨派加起來不過卅萬票出頭,實不足以改變民進黨的轉型路線;另在九七年縣市長選舉一役,我和葉菊蘭、張國慶、張清溪等人陪著彭教授去南投幫彭百顯選縣長,結果彭百顯雖然打敗兩大黨的候選人,我們「違紀助選」的人則分別受到黨紀處分:我和張國慶是不分區國代所以被開除黨籍,葉菊蘭和彭明敏是遭停權三個月,不過彭教授的反應是寄回黨證、乾脆退黨了。

筆者在阿扁執政時期,認真做了幾十位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的口述史,其中當然包括彭教授,五、六次的訪問至少六、七萬字,可惜彭教授對於「聲音轉成文字」的文體總不滿意,加上在美時期與獨盟人物諸多齟齬,回顧悵然,就不出版了。更不幸的是,他看到陳都先生對他的批評非常生氣,我做為主訪者又沒有及時平衡補救,所以二○二○年他在報端公開對我督責、並懷疑口述史的價值。幸好我找出二○一七年補訪他的一篇舊稿〈訪彭明敏教授澄清幾件重要的事〉重新整理,今年初得到他的同意授權,將在中研院近史所最近一期的《口述歷史》刊登,庶幾可以作為老人家晚年願意原諒晚輩的跡證。

(作者係國史館館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