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美國議員的讜論

美國參議員葛瑞姆(Lindsey Graham)等重量級國會議員近日訪問台灣,這是繼三月間拜登總統指派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穆倫(Michael Mullen)等資深官員來訪,行政與立法部門有志一同,展現對台灣的支持。在烏俄戰爭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關切台灣安全之際,美國友人以行動力挺我國,適時而深具意義。有如葛瑞姆強調,此行展現對台灣的支持,台灣雖小,代表的價值意義重大,那就是自由。在此之前,穆倫傳達了美國不會因烏俄戰爭分心而改變對印太地區的關注。

葛瑞姆等六位議員,分屬共和、民主兩黨,橫跨參眾兩院,包括參院的預算、外交、國土安全、衛生、教育勞工暨年金、財政及眾院軍事等委員會成員。他們支持台灣,近年積極連署友台議案與倡議,提升美台關係,強化台灣安全,增進國際參與。葛瑞姆曾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在參院頗具影響力。同行的梅南德茲(Robert Menendez)為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是參院「台灣連線」共同主席,也關注中國的戰略競爭。

多年來,美國國會對台灣的支持,持續不斷。四十三年前,在卡特政府宣布與中國建交之後,國會推動「台灣關係法」,確認與台灣關係的重要性,建構維繫雙方關係,包括經貿往來與軍售等國防合作。同樣地,在台灣邁進民主自由之路,美國國會發揮積極的促進力量,特別是有「台灣四劍客」雅號的參議員甘迺迪(Edward Kennedy)、裴爾(Claiborne Pell)及眾議員索拉茲(Steve Solarz)、李奇(Jim Leach)。台灣民主化之後,國會支持台灣的力量不減,去年去世的參議員杜爾(Bob Dole)是「台灣關係法」有力的推動者之一,也在促成F-16戰機軍售台灣、強化安全等出力甚多。二十年前,國會「台灣連線」成立,成為不分黨派,匯集關心和支持美台關係的兩院議員,持續透過立法行動、監督行政部門,強化雙邊關係。

美國國會跨越黨派支持台灣,主要鑒於我國在民主價值與經濟的重要性,也相較於中國的專制邪惡崛起。葛瑞姆就此說得透徹︰台灣是美國的盟友,美國若拋棄台灣,不啻放棄自由、民主和開放貿易,對全球是壞的改變,意味法治社會對槍桿子政權讓步;好人面對壞人若屈服,壞人就會得寸進尺,未來還有誰要當美國盟友?美國擁有強大軍隊不是為了征服他人,但會為了價值而戰。烏俄戰爭後,美國人更願意出力反制邪惡政權;習近平與普廷在團結美國人對抗惡勢力的「努力」,比議員們都來得多。

梅南德茲同樣說得好,這時代所面對的,不在於美國與中國之間二選一,而是希望生活在怎樣的世界︰我們要的是一個自由選舉、信仰自由、透過獨立自由媒體取得資訊、人民靠才智驅動經濟發展的世界,還是截然相反的世界?他相信台灣所身處的世界,因此前來展現支持,全球都在關注台灣。

葛瑞姆一行隨後訪問日本,與岸田首相共商加強合作,強化美日同盟,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在日本,「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幾成共識。從而,親近美日,是台灣必走的路;十天前去世的彭明敏教授就此曾說,「美國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台灣落入中國的勢力範圍,以確保美國在東亞的國家利益;日本意識到,如果台灣落入中國之手,日本的經濟咽喉,將牢牢掐在中國的手中」。

事實上,一場烏俄戰爭打出國際新形勢。國際政治上,俄國與中國站同一邊,但有別於當年毛澤東把蘇聯奉為「老大哥」,如今俄國似成小弟。更明顯的,戰爭深化了歐洲的團結與安全意識,也導致各國對中國的戒心與反感;許多歐洲人對中國不再抱幻想,視其為威脅甚於合作夥伴,這並非美國壓力的結果,而是普廷和習近平錯估情勢。經濟上,全球化面臨轉折,產業斷鏈、財金脫鉤、經貿分成兩三大區塊之勢正在進行。政治社會上,民族主義、民粹、威權統治有增無已。戰爭如果持續,透過對能源、糧食、材料供應的衝擊,經濟停滯膨脹的壓力大增,加上不知何時終了的多變疫情,窮國已身受其害。

面對重大變局,我國須戒慎恐懼,既把握國際社會關切台灣安全與友善支持,主動強化結盟的力量,也要前瞻部署,積極努力,有效因應必有的挑戰和衝擊。就在此時,葛瑞姆一行具體展現對我國的支持,引起中國「竄訪台灣」的批判,宣布以海空演習回應,台灣內部也有「美國議員來賣武器」的唱和,都是見不得台灣好的居心叵測,屬慣性反應或認知作戰,台灣人不吃這一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