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與疫情共處的五點建議

◎ 謝安民

許多國家都已經採取了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政策。前陣子台灣許多人也在談共存是必然要走的路,談著談著,台灣疫情爆發,多條社區感染鏈同時出現,很快地,我們也被迫走上與病毒共存之路。一方面,在共存政䇿之下,不可避免的病例會快速增加,防疫的政策和措施也必須要相應修正;另一方面,兩年多疫情施虐,久受防疫各種限制及隔離政策的影響,民生經濟受損巨大,民眾也普遍現出防疫疲乏之相,在這病例驟增之際,放鬆限制縮短隔離期間卻成為朝野勢在必行的共識。

與病毒共存有不同層次的意義。病毒和人類是有攻防關係的敵對實體。敵人太強消滅不了,只好共存。另一種情況是病毒也許可以控制,無法消滅,不過代價太大了,而敵人現在又沒有那麼兇惡了,所以做了個第二志願的選擇,與敵人共存。從另一層次來看,事實上,有史以來,除了天花已經完全滅絕之外,人類所有接觸過的病原體,一直都是和人類共存。我們今天談的與病毒共存,正確的說是與病毒造成的流行(不論是大流行pandemic,還是地方流行endemic)共存。我們談的不是隱藏在一些角落,偶爾出來咬人的病毒。在目前的情況下,與疫情共存比與病毒共存更能確切的描述我們所面對的問題。

共存並非不防疫,也不是投降。採取共存政策,染病病例一定會急速增加。不使病情完全失控而壓跨了我們的醫療系統至為重要。

面對傳播力這麼強,而染病的人無症狀和輕症佔大多數的Omicron,接觸者追蹤(contact tracing)非常困難,甚至不可能。台灣目前出現多處社區感染,防疫已經超過了圍囿(containment)階段,而進入了社區緩解(mitigation)的階段。面對各種新的環境和挑戰,防疫的重點和措施必須視病情而改變,我認為以下幾點有助於共存時期的防疫:

1.由公權力主導的各種限制和隔離政策要適度放寬,也要逐漸轉向更依靠社區和個人的自我設限和自主管理。我們國民一直做得很好的各種非藥物性防疫措施(NPIs)還是很重要。

2.雖說接觸追蹤非常困難,但是有效的精準疫調還是要做好。要了解社區疫情的整體情況及病毒負荷,監視有無新變異病株侵入,抓出超級傳播者或傳播鏈。

3.重新認識病毒。病毒的Rt值,甚至傳播是否已經改變為氣溶膠多於微水滴,口罩的防䕶力是否有變,病毒的致病率和殺傷力是否有改變,病毒在夏天的環境的生存能力有無改變等。

4.重新了解疫苗。2020年疫情兇悍,我們被逼上了梁山,倉皇失措,原需十年才能研發出來的疫苗,縮短成一年。現在知道疫苗的保護期遠比疫情流行期為短;疫苗對重症的保護很好、但對防止染病的效果則差很多。我們應多研究疫苗,並界定加強劑的使用規範。

5.設立專門門診,追蹤染過病的病人,研究long COVID

新冠病毒流行兩年多了,我們總算走到了「與病毒共存」這個新的里程碑了。我們還有未知的里程要走。靠國民有高度的防疫警覺、堅強合作的意願,以及疾管處專家不懈努力,我們一路走來成績很好,大家努力,下一程路也要成功的邁步前進。

(作者為退休心臟科醫師,前芝加哥榮民醫院加護病房主任)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