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烏俄戰爭與女性領袖

宛如蠻族入侵的烏俄戰爭,主角大多是男性領袖,同時,人們也聽到不少女性領袖的聲音。拉長時間來看,從二次大戰、冷戰到烏俄戰爭,雖說男性領袖仍唱主戲,但女性領袖的分量已逐漸加重。英國首位女性首相,被蘇聯記者描述為「鐵娘子」的柴契爾夫人(一九二五—二○一三),最為人所知。

早於普廷發動侵略,美國首位女性國務卿歐布萊特(一九三七)預言:這絕不會是二○一四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的翻版;未來的情況倒可能令人聯想起一九八○年代蘇聯占領阿富汗的下場。目前,烏克蘭現場,隱約沿著歐布萊特預言進行中。歐布萊特之後,美國女性國務卿輩出,包括萊斯(一九五四)、希拉蕊(一九四七)。賀錦麗(一九六四),則是首位女性副總統。俄烏開戰一個月後,歐布萊特辭世。歐布萊特曾任柯林頓的國務卿,他們攜手推動「北約東擴」,形成她跟這場戰爭的直接關連。「北約東擴」,也是中俄所謂的「合理安全關切」。至於北京的風涼話:中方提供的是急需的人道主義物資,而美方提供致命性武器,是帶去了穩定和安全還是造成更多的平民傷亡?烏克蘭女性副總理韋列舒克(一九七九)隨即回嗆:我們不需要毯子和寢具,我們需要武器裝備來保衛家園!三言兩語,戳破北京的偽善。

四月初,布查平民遭俄軍屠殺的慘況曝光,澤倫斯基再次向西方喊話。他還將矛頭指向二○○八北約峰會,德法主導拒絕烏克蘭加入北約。而當時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一九五四)回應,仍堅持二○○八北約布加勒斯特峰會的決定,不過,她現在充分支持烏克蘭政府和國際社會所有支持烏克蘭,終結俄羅斯野蠻行徑和對烏克蘭戰爭的努力。最近,梅克爾對普廷的溫和政策,以及造成德國、歐洲對俄羅斯之能源倚賴,引起不少討論、批評。德國首位女性外交部長貝爾伯克(一九八○)主張,遠離石化燃料,倚賴來自俄羅斯的石化燃料,尤其有安全風險。她和同屬綠黨的副總理哈貝克推動軍援烏克蘭一百輛戰車計畫,據媒體爆料遭總理蕭茲拖延。

這次歐洲危機,西方領袖表現不一。俄侵烏前夕,蕭茲竟向澤倫斯基建議,放棄加入北約並宣布中立。澤倫斯基日前肯定,突訪基輔且一起步行街道的強森,是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最有原則的人之一,是對俄羅斯制裁和對烏克蘭國防支援的領導人。倒是,多位女性領袖,巾幗不讓鬚眉。曾任德國首位女性國防部長、現任歐盟首位女性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一九五八),幾天前親赴基輔,傳達歐盟歡迎烏克蘭加入。普廷出兵,芬蘭歷來最年輕的第三位女性總理馬林(一九八五)很快便表示:現在必須迅速就是否可能會申請加入北約表態。上月底,瑞典首位女性首相安德森(一九六七)亦宣示:不排除以任何方式加入北約的可能性。愛沙尼亞首位女性總理卡拉斯(一九七七)亦表態:我們正在盡一切努力支持、幫助烏克蘭打這場戰爭,普廷絕不能贏得這場戰爭。丹麥歷史上第二任女首相佛瑞德里克森(一九七七),甚至響應澤倫斯基號召,允許丹麥國民參戰助烏抗俄。

但放眼望去,女性領袖仍居少數。中俄兩個威權代表,權力始終是男性禁臠,彭帥、林鄭月娥分屬不同類型。而德法領袖仍寄望於外交斡旋之際,英國第二位女性外相特拉斯(一九七五),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個月前便看到一盤棋:中國可能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當作北京在印太地區發動侵略行動的機會。上週,她進一步對北約外長表示:「與俄羅斯接觸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可以想像,隨著民主深化、多元開放,應有更多國家的女性有機會出頭,各種專業領域自不在話下。兩種世界的衝突,典型表現在十字路口的緬甸,敏昂萊與翁山蘇姬(一九四五)之對立。

女性領袖之崛起,或有可能挑戰權力的父權化。席莫尼特(一九七四),立陶宛第二位女性總理,不畏北京恫嚇,決定與台灣互設代表處,同為自由奮戰。我國首位女性總統蔡英文,則令台灣被譽為印太民主領頭羊、民主防疫典範、可信賴的供應鏈。經驗顯示,男性掌權者常傾向剛性操作權力,女性掌權者較能剛柔並濟,雖然也不能一概而論,朴槿惠便是負面例子。當前的這場戰爭,已使世界面臨轉型挑戰,如果沒有邱吉爾、雷根型的「硬漢」,可能又需要「鐵娘子」挑重擔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