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普廷難逃自然法制裁

◎ 張旭成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在對聯合國安理會的演講當中提到,俄羅斯總統普廷應該受到紐倫堡式的審判。大家對紐倫堡審判都一知半解,只知道這是對二次大戰納粹戰犯的審判。當時被審判德國軍人以及官員在受審判時,他們都把德國在二戰中屠殺猶太人的這些作法,推給已死的希特勒,抗辯說他們只是執行上級命令,認為說如果你是希特勒屬下的官員和軍人,不可能不遵守上級的命令。

當時紐倫堡審判的法官就認為,這是推託之詞,因此他們提出一個新的法律叫「自然法」,儘管納粹軍官們把的屠殺猶太人等惡行責任推給希特勒,但是那些戰犯既然是人就應該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虐殺猶太人已嚴重違反人性。在所謂「自然法」的規則中,指人對人應有最基本的態度,而非虐待、殘殺他們,尤其是對付一般平民,紐倫堡的法官並把這些納粹戰犯依此概念加以定罪,因為他們違反「自然法」。紐倫堡審判最重要的一個結論,是重新釐定何者可做,何者不可做;不可以把一切推給政治或軍事上司的命令。

現在看來,根據如此規則,不只是俄羅斯的領導人普廷而已,他的將官、軍官、軍人,只要所做的違反人道,例如轟炸烏克蘭醫院、幼稚園和有孩童的學校,並虐待烏克蘭人民,將來無論是普廷將俄國在烏克蘭的罪行,推給俄羅斯的軍人,或是俄羅斯軍人將責任推給普廷,未來都無法脫逃自然法的審判。

(作者為前國安會副秘書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