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俄軍問題在組織

◎ 林穎佑

俄烏軍事衝突已超過一個月,在各方都在質疑俄羅斯的軍事實力時,俄羅斯國防部記者會則宣布特別軍事行動的第一階段已大抵完成,接下來將專注在完全「解放」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引來不少嘲諷,認為俄羅斯只是為其攻勢受挫找藉口。姑且不論其下一階段目標是否仍會以基輔為主還是會集中攻擊南部港城馬立波,為何俄軍進展並未如外界預估樂觀?為何大量高階將領在前線陣亡?這些問題相信是近期眾多研究者的疑問。

軍事組織的指揮管制離不開科層組織的設計與科技的運用,即便在資訊化戰爭的時代,軍隊組織設計依然會限制其指揮權限以及協同作戰的效能。

俄羅斯軍隊在敘利亞戰爭中能有不俗的表現,得力於投入兵力的規模不大,以及對手的能力與獲得的外軍支援皆有限。然而此次烏克蘭戰場上,俄軍同時從俄羅斯北、東、南方發動攻勢,動用兵力規模不含烏東的民兵部隊(頓內次克與盧干斯克)已近二十萬人,如何協調多邊部隊自然是一大難題。從媒體公開的畫面上可觀察烏東部隊的裝備質量顯然無法與俄羅斯正規軍相比,許多戰場上發生的特殊事件(如使用未加密的通訊系統、使用過時的重機槍)都與裝備的混亂有關。特別是在受到美軍與北約部隊的電子干擾下,通訊更是雪上加霜,讓指揮官只好採用傳統的方式前往戰場視察。

另一嚴重問題在於部隊的編制。有別於歐美軍隊,蘇聯當時主要是由准尉作為連隊的作戰核心,但在二○○八年俄軍將基層領導的准尉轉為合約制士官,其任務轉為專業技術士官而非基層戰鬥幹部,原先的任務便落在基層軍官身上。這項改革雖然與當前資訊化戰爭需要專業操作人才有關,但地面部隊缺乏熟練士官的領導,也造成戰鬥表現不佳。此外隨著冷戰結束,俄羅斯在一九九一年取消總政治部,自然也讓政委一詞走入歷史,直到二○一八年十二月在俄羅斯人員工作總局的基礎上恢復了軍事政治管理總局,局長也兼任國防部副部長,也開始在各級組織中嘗試恢復政工人員,這是否也會造成指揮體制的混亂?且在大規模兵力整合調度之時,是否會讓高階軍官必須親臨前線才能指揮?這都可能是俄軍表現不佳的原因。

無論科技如何進步,戰爭還是由人來進行。俄烏之戰尚未定論,但作為進攻方的俄軍,在部隊整合與組織指管上的教訓,相信都會對未來有所刺激與啟發,特別是對類似組織架構的解放軍而言,此戰必是觀察重點。

(作者為中山大學兼任助理教授,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