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線上》帝國的衰敗始於…

記者莊榮宏

帝國的衰敗,始於高估自己。

俄國侵略烏克蘭,從最初規劃的七十二小時完勝,演變成雙方反覆奪城,俄軍陷入泥沼,普廷因高估自己、低估對手的驕兵心態而吃足苦頭,且在一連串危機處理中,自曝在軍事政治外交經濟各方面的應變遲鈍,威望與統治力深受打擊,兵強馬壯下的虛有其表暴露在世人眼前;他像一頭負傷而被捕獸夾困住的獅子,張牙舞爪且怒吼咆哮,但勢已不可為,他應該思考如何退場以求保住權位,而非變本加厲,連累帝國淪為陪葬。

有美英、歐盟明助暗挺的烏克蘭,並非單一俄國所能搞定。這場暗藏魚鉤的區域衝突,如誘餌般勾住普廷使他越陷越深,並以慘痛代價向習近平演示「勿重蹈我覆轍」的教訓;反觀澤倫斯基則實踐哀兵必勝的兵家哲學,一場戰事使兩個領袖主客易位,習近平則因「兔死狐悲」而益發戒慎恐懼,所謂「今年秋天全面接管台灣」,在烏俄戰爭後儼然已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喃喃自語。

習近平所謂「今年秋天全面接管台灣」,在烏俄戰爭後儼然已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喃喃自語。(REUTERS)

澤倫斯基向國際發表視訊演說,場場贏得全體起立鼓掌致敬,翻譯者甚至不禁哽咽,此因受害者痛述切膚之痛且與聆聽者的歷史傷痛相互感應,故能感動人心而引起共鳴;世人看見,為了謀後世子孫的百代幸福,烏克蘭人人是平民英雄,正如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山多爾在「自由與愛情」一詩中所寫:「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世間可貴情操皆我所欲,一旦邪惡勢力逼我取捨,「自由」就是我這一代不惜犧牲一切,也要誓死為下一代捍衛到底的至高情操,這樣的普世價值如此清晰,台灣內部卻有人背道而馳,捍衛自由的民主總統被他們責備,發動戰爭的獨裁者受他們推崇,他們的言行宛如侵略者的代言人,違逆世界民主潮流,他們的共通點是:親中、促統、舔共、視民選如無物,連最基本的民主ABC都不尊重,這種在野黨毫無民主素養,只能繼續在野,最好在年底選舉就泡沫化。

所謂「北約東擴」其實是普廷掩飾自己「蘇聯偉大復興夢」的出兵藉口,事實是,俄羅斯若是自由民主昌盛,蘇聯時期的昔日盟邦怎會一個一個離它而去,又怎會轉向北約?不是說「花若盛開,蝴蝶自來」嗎,從烏俄戰爭體悟到的真理是「強摘的果實必苦澀」,兩岸之間何嘗不是如此?

「帝國衰敗,始於高估自己」,這句話送給普特勒,也送給習特勒:莫讓全中國人淪為習近平「偉大復興夢」的陪葬。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