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從2022看2024

年底首都之戰,點將錄逐漸浮現,執政黨有陳建仁、陳時中、林佳龍,在野黨有蔣萬安、黃珊珊。不同民調,不同競選組合,互有高下。而國際情勢詭譎多變,還不知將產生何種折射作用。

現任副市長,黃珊珊擁有主場優勢。新黨、親民黨的政治血緣,本身缺乏綠色基因,柯文哲告別綠營之後加入市府團隊。她的政治加持,先後依附宋楚瑜、柯文哲。如今,二○二二投珊,形同挺柯前進二○二四。儘管尚未加入民眾黨,作為副手還是得概括承受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性別歧視等,難免減損她的女性、專業特質,以及對外開拓空間。所以,她的可能性在於,能不能說服更多選民,她終將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不只是柯文哲沒有聲音的影子。為此,她必須更清楚表明自己的主張。而藍白合不合,則影響黃、蔣競合。

蔣萬安,擁有平民作風,憾未展現領袖魅力。如果由他代表國民黨出征,不要說在全國選區,可能連在台北市都未必能擔當領頭羊。韓流盛行之際,蔣萬安老實說:「其實支持韓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此一令人發笑的插曲,流露出他的性格偏向理性冷靜。偏偏,藍營連戰連敗士氣低迷,遂令戰鬥藍的聲量放大。在這種情況下,即使藍營團結把他送進北市府,頂多也是基於維持藍營在首都的政治溫度,而非奢望他率軍爭逐大位。這,既是蔣萬安的機會,也是他的侷限。類似條件的馬英九,當年因為阿扁執政失敗而輕鬆達陣,隨著台灣內外環境劇變,蔣萬安還會有這種幸運嗎?倒是,一九九三,他的叔叔章孝慈,在東吳大學校長任上,舉行「二二八音樂追思會」,致力弭平歷史傷痕。如今,蔣萬安若以蔣氏後人,積極促進轉型正義,讓台灣共識與族群關係都重新啟動,或是「善攻善守」之道。蔣字當頭,選民若有所想像,應該是政治和解行動,而非政策辯論比賽。

侯友宜,雖有一九八九奉命帶隊到自由時代雜誌社執行拘捕事件,不過,民進黨首次執政末期曾出任警政署長兩年。他的政治生涯,更緊密的夥伴是朱立倫。自新北市長獨當一面,侯友宜顯然有意識地走自己的路,不僅跟朱立倫有所區隔,也跟國民黨若即若離。去年底四項公投,他的立場同時有違朱立倫與國民黨,事後被深感挫折的深藍視為戰犯。有失也有得,在目前的藍營危機中,他的羽毛保護得最好。日前,侯友宜親向「深藍精神領袖」許歷農祝壽,並強調每年來幫許歷農祝壽已是慣例。可見,這位爭取淡綠、淺藍、中間選民的政治人物,也在深藍水域鴨子划水。面面俱到,似乎是侯友宜的拿手戲,而台灣所需要的未來領導人,除了藍綠兩面討好,不能沒有統合矛盾辯證前進的能耐。年底一役,侯友宜如何自我定位,可能同時決定了他的二○二二與二○二四。

前年,新冠疫情為害全球,台灣則防疫得宜,陳時中成為當紅炸子雞。去年五月,國內疫情爆發,他又成為箭垛。影響所及,綠營的首都口袋人選,不再鎖定一人。陳建仁,小英首任副手,日前由小英介紹入黨。這顆活棋,會用在二○二二或二○二四,有待未來揭曉。假使答案是二○二四,勢必構成賴清德的變數。二○二○提名的蔡賴之爭,大家記憶猶新。而二○二○以來,由於地緣政治、疫情之亂,小英聲望水漲船高。二○二四之後,仍在盛年的卸任總統,及其權力核心圈子,還想發揮政治影響力,不難理解。但二○○○,在類似的思維下,李登輝取連戰而捨宋楚瑜,造成阿扁漁翁得利。眷戀權力,自設陷阱。

政治是可能的藝術。二○二二作為二○二四的前哨戰,二○一四與二○一六的連動,二○一八與二○二○的逆轉,更早二○○○的意外,都不能排除可能性。二○一九以來,小英與民進黨運氣甚佳,但派系競劃地盤、線民指控殺紅了眼,完全執政的驕態不無隱憂。柯文哲,韓國瑜,趙少康,郭台銘,或許不是「能臣」,卻可能是「梟雄」。萬一民進黨自亂陣腳,天時地利人不和,恐怕會讓「梟雄」撿到便宜。

二十多年來,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都交班不順。扁馬執政失敗,不在話下。李登輝聲譽正隆,同樣難以免於魔咒,癥結就在「放不下」。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處於權力巔峰,避免重蹈李登輝覆轍,確保主流台灣行穩致遠,也許是小英號的期末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