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彰顯台灣人良善和民主價值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國際社會紛紛譴責與制裁。面對戰事持續,烏克蘭人流離失所,龐大難民逃離前往歐洲國家。許多國家傾力援助,我政府二日設立專戶發起募款,並募集物資援助烏克蘭人,民間陸續展開行動,盼能略盡綿薄助渡過難關。截至昨日,賑濟專戶達五億二千多萬元,捐款筆數有八萬四千多筆,顯示有許多民眾自發性的小額捐款。烏克蘭在地理上距離台灣遙遠,但對於同樣面臨強鄰的進逼,我們是感同身受,台灣人不僅要再度彰顯良善的力量,也要藉此捍衛民主的價值。

今天也是東日本大震災第十一年。為了幫助日本災區從廢墟中重新站立,當年台灣各界共捐助至少二百億日圓,居世界第一。台灣人助日,更緊密兩國的友好關係。不同於中國人的仇日,所謂「日台心之羈絆」,讓日本民眾感謝來自台灣人民的良善。每年三一一,都要再次謝謝台灣。去年我們本土疫情加劇欠缺疫苗之際,中國頻施以認知攻擊,意圖製造動亂。日本則大批疫苗火速運送台灣,總計贈送的疫苗數,是我們接受外國援助之最。民主國家不僅攜手面對艱困時刻,更要共同因應極權的滲透威脅。

烏克蘭危機亦是如此。因俄羅斯總統普廷的野心,烏克蘭人無端受戰火襲擊,俄軍師出無名,引發國際公憤。台灣社會過去對烏克蘭較少認識,但基於同受流氓國家威脅的同理心,我們也對這個土地面積為歐洲第二大的烏克蘭,有更多認識。事實上,烏克蘭在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而獨立後,我們曾嘗試與烏克蘭以及鄰近的白俄羅斯外交突破。不過,當時烏克蘭政府在北京強力干預下,未進一步與台灣政治接觸。相較台灣在白俄羅斯曾設代表處,在烏克蘭則從未有駐館。

由於地緣及前共黨國家等背景,烏克蘭長年受到俄羅斯,甚至中國的影響。但當烏克蘭勇於選擇自己的未來,盼望成為歐盟、北約一員後,卻遭俄國武力回應,與烏克蘭簽訂友好合作條約、允諾提供安全保證的中共政權,則作壁上觀。烏克蘭人對加入民主陣營義無反顧,就如同台灣人追求建立民主國度。因此,台灣援助烏克蘭,不僅是力挺其堅毅決心,更是顯現我們對自身民主價值,以及擺脫中共武統脅迫的持續堅持。我政府二日發起募款,數字的攀升,民眾自發性小額捐款,有如捍衛民主的行動指標。部分企業或仍觀風向而顯低調,然而,烏克蘭命運,已然牽動同受威脅的民主國家。「Taiwan Can Help」,這既是展現台灣人的良善,也體現民主同盟的團結一致。我們可以做得更多,而且更好。

何況,我們的捐助行動,不光是對烏克蘭人有幫助,對毗鄰的歐洲民主國家,更證明台灣也站在同一陣線。根據聯合國難民署估計,自俄羅斯揮軍後,為躲避戰火而逃離烏克蘭的難民數已達二百萬人。波蘭邊境管理局統計,逃到波蘭的烏克蘭人則逾一百萬人。其他收容較多難民國家還有斯洛伐克、捷克等。由於預期難民數將繼續增加,收容國勢必升高經濟與社會成本。這些前共黨國家對俄中兩國,都懷著較高戒心,這幾年並轉與台灣積極往來,我們疫情險峻時,還捐助疫苗。波蘭在這次危機中首當其衝,我外交部已將首捐一億元,直接贈予波蘭政府指定的賑濟難民專責單位,這是善的循環,倘若未來能再協調,台灣於能力範圍內收容一定數量的烏克蘭難民,將更能深化我們在中東歐區域的合作關係。

獨裁政權入侵民主國家,這是全球和平的最大公敵。民進黨政府與民主國家齊步,從譴責到參與制裁俄羅斯,並發起援助烏克蘭人,卻有在野政客質疑、反對,所持理由不外激怒大國、成為棋子等。然而,台灣若不挺身共同遏止大國入侵小國行徑,一旦中國武力犯台,又有何正當性請求其他國家助台?而當國際社會一面倒挺烏克蘭,已迫使北京得要顧及大勢,象徵性拿出人民幣五百萬元的援助物資。但以中國的國力以及對俄國的影響力,對比烏克蘭被俄軍攻擊的慘況,北京的人道援助,反倒顯得不人道,這也是對所謂「中烏友好」最大嘲諷。我們出愈多力幫忙,正是為告訴世人,切莫因烏克蘭危機,忘了中國這個更大的民主威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