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美國會吸取什麼教訓?

最近有兩個美國代表團同時來到台灣。一個是以美國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穆倫為團長的美國總統拜登的特使團,一個是前國務卿龐皮歐,他們一朝一野、一武一文,但來台講話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美國在國際事務中的「教訓」。

穆倫在與賴清德副總統會晤後誠懇的表示,烏俄情勢下,美國也學到相當多教訓,他認為危機也是轉機,可以重新省思過去的做法。台灣是一個民主燈塔,美國樂見台灣持續繁榮下去,賴的意見,代表團將會帶回美國華府討論。龐皮歐則在記者會上強調,很多人擔心承認台灣是種挑釁,但真正的挑釁是因害怕觸怒壞人而未能展現決心,反而助長威權國家的冒險主義,烏克蘭就是個教訓,我們不該重蹈覆轍。龐皮歐是不是在回答穆倫要帶回去討論的問題?

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事件,歐洲一些國家領袖被普廷所欺騙,美國的情報則相當精準,然而卻缺少相應的對策,甚至帶有歐巴馬時代的失敗主義觀念,不是幫助烏克蘭如何抵抗侵略者,而是一早表示不會出兵,準備把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營救出來。所幸,烏克蘭總統與人民以自己的熱血捍衛國家,稍微扭轉了他們的觀念。西方國家也以軍事介入以外的其他可能性來援助烏克蘭。但是拜登的不出兵底牌讓普廷有恃無恐,甚至以核戰來威脅,拜登也在這面前顯得恐懼,又開始忙著安排烏克蘭如何組織流亡政府。這些不是不可以做,然而放出風聲是在瓦解烏克蘭人的在地心防以便早日結束戰爭嗎?

大國擁核本來就是一種恐怖平衡,如果拜登顯得害怕,失掉這種平衡,恐怕才真正引來核戰。請問,在美國核保護傘下的國家,還能信任美國嗎?那要不要自己發展核武來保護自己免受核國家的欺凌?如果對核戰表現的如此恐懼,當年甘乃迪總統與赫魯雪夫在古巴的對決是否錯了?

西方國家當然不能貿然出兵烏克蘭,但是如果烏克蘭最後就要亡國成為俄羅斯殖民地的關鍵時刻,出兵就不應該是被排除的選項。西方國家拒絕出兵烏克蘭的理由,是烏克蘭不是北約國家。然而北約出兵前南斯拉夫聯邦呢?美國出兵波斯灣呢?台灣在聯合國還沒有席位,還不是任何軍事條約組織的成員國,還沒有得到美國正式承認,據說這種「戰略模糊」可以避免觸怒中共,然而普廷不正是利用烏克蘭要加入而還沒有加入歐盟與北約的「模糊」時候先下手為強?

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希特勒出兵波蘭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波蘭是中立國家,阻擋得了侵略者嗎?盟軍的介入引發二戰爆發是錯誤的嗎?當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留下一句名言「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這才是真正的教訓,然而為何許多政治人物還是忘記了這一點?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