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小國對大國的不對稱戰爭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遭到強烈反抗,普廷閃電戰企圖失敗,只得祭出共產黨「談談打打」伎倆,一邊坐上談判桌,採緩兵之計,一方面重整部隊,對城市採取無差別轟炸,攻擊平民,意圖迫使烏克蘭屈服。尤有甚者,普廷久攻不下,顏面盡失,惱羞成怒,竟然轟炸核電廠、威嚇使用核武,乃遭到聯合國譴責,成為文明世界的公敵。另外,烏克蘭奮勇對抗超級強權的血淚史詩,更值得同樣受到專制中國威脅的台灣借鏡。

俄羅斯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更應遵守保障人權、民主的國際公約,維護世界和平。孰料普廷背道而馳,倒行逆施,為了滿足個人權位與恢復大俄羅斯榮光的野心,竟然編造「北約東擴」、烏克蘭「納粹化」、對俄裔族群進行「種族滅絕」等謊言,悍然入侵烏克蘭。普廷的瘋狂舉止被貼上「金小胖化」、「北韓化」的標籤,堂堂一個堪與美國平起平坐的霸權,在世人眼中淪為「恐怖組織」;更慘的是,外表鋼鐵雄師般的俄羅斯軍隊,在大欺小、強凌弱的態勢下,居然處處受到掣肘,補給後勤、部隊協同作戰,紕漏百出,被徹底看破手腳。獨裁者的意志凌駕一切,對內箝制人權、對外欺侮鄰國,乃是俄、中兩國的本質。中共長年師法俄國,建軍思維一脈相承;因而俄軍在烏克蘭踢到的鐵板,顯然可以提供台灣調整國防戰略,發揮「以小制大」的寶貴經驗。

首先,在心理戰上,國人必須破除「解放軍無堅不摧」的錯誤觀念。中國的名目國防預算是台灣的十七倍,武器之研發、採購與人員編制,皆非台灣可以相提並論。近年更在中共的認知戰與國內協力者呼應下,所謂「首戰即終戰」、「╳日亡台論」、「奇襲斬首」、「萬船齊發」等,極盡渲染之能事,將解放軍說成天兵神將一般。但烏俄兩方,俄國軍力排名世界第二,擁有約六千枚核彈頭,加上「戰鬥民族」的威名,理應足以威懾烏克蘭。豈知這場戰爭猶如聖經中「大衛打敗歌利亞」故事。大衛是以色列的小孩,挺身對抗侵略者非利士勇士歌利亞,擁有的武器就是對耶和華的堅定信仰與幾顆石頭,竟然打死了擁有刀矛的巨人歌利亞。對台灣而言,如果普廷的二十萬大軍在平坦的烏克蘭地形仍陷入消耗戰,那麼解放軍要跨越天險般的海峽與崎嶇地形,將更加困難。當然,吾人也不能輕忽共軍的威脅,但是,多年來部分台灣人的「解放軍無敵」刻板印象若不打破,台灣若要對抗中共入侵,可能在心理戰上已經先輸掉了。

其次,在戰略上,烏俄戰爭更強化吾人「不對稱戰力」的概念。烏俄軍力對比懸殊,但俄國侵略行動之所以受阻,在於烏克蘭人充分利用刺針、標槍飛彈與無人機對付俄軍的坦克、戰機、車隊,發揮了以小擊大的效果。這就是典型的不對稱戰力。「不對稱戰力」,就是利用天然優勢與敵人弱點,用最少的力量獲得最大的作戰成效。其武器的特性在於「小型、機動、精準、致命、量多、分散、價廉」等,對敵人形成致命的打擊。中共近年快速擴軍,除了稱霸全球,另一個重要目標就是武力進犯台灣。台灣若採取直接對決,例如「戰機對戰機」、「軍艦對軍艦」等大型武器拚戰方式,恐怕難以久撐,並容易喪失戰鬥意志,所以必須投注更多資源於高效無人機、大量廉價、短程精準導引飛彈、巡弋飛彈與高機動性的精準多管火箭系統,以及攜帶型防空武器與反裝甲武器等,才能對敵人的軍隊造成重創。

小國面對大國的不對稱作戰,稱為「刺蝟戰術」、「豪豬戰略」或「毒蠍戰略」,旨在凸顯不對稱戰力有如毒刺,可以殺死龐大的猛獸。小國如以色列、新加坡均以毒蠍戰略聞名,烏克蘭人的表現更證明此為「以小搏大」的有效方法,無異指出台灣對抗共軍的作法。其實,近年我國軍方已開始重視「不對稱作戰」,在防衛戰略、武器採購與各種演習上,均展現了不對稱戰力的重要性。不過,國軍高層人事布局往往流於軍種之間的平衡,造成國防思維也受到本位主義的影響。因此吾人期待小英總統︰國家元首的高度,重點不在進行軍種之間的人事平衡,而是應整合國安、軍方與科技、產業等各層面,深入檢討調整,建構出最能發揮台灣國防力量的最高戰略。總之,台灣是小國,資源有限,不可能與中國進行無極限的軍備競賽,故而應該在有限資源中作最有效的規劃,充分發揮「不對稱戰力」,方足以遏止敵人的犯台野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