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習近平是台灣的最後挑戰

習近平第三任以後,中國的成長只會持續趨緩,軍事、外交則戰狼四出尋釁。這樣的中國前景,國際已不可能期待是和平發展的夥伴,更可能的是國際秩序的破壞者。(美聯社檔案照)

又有老藍男回憶錄,藉機「褒蔣經國、貶李登輝」。一九八八,蔣逝李繼,揭開國民黨內鬥序幕,民主運動也波濤洶湧。從蔣經國的權力佈局來看,不論是願意或不願意,李登輝都比較像是既定人選。不過,非主流挑戰者,始終不這樣認為,孫運璿才是他們相信的版本。這種認知,一直影響到今天的民主現場。恰好,國史館也出版「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台灣民主艱辛過程則凸顯了,那些老藍男之威權附隨角色。而民眾黨擬參選人與發言人,輕佻歧視當年的人權鬥士身材,既典型表現出「性別、身材歧視」的柯式風格,也透露這個新政黨對轉型正義之冷漠。

台灣民主實踐,歷經七次總統直選,三次政黨輪替,但特定族群的特定年齡層,依舊心結難解。那些心結,對於年輕世代來說,卻幾乎是已跨越的鴻溝。因為台灣的權力正當性,早已從威權統治者私相授受,轉移到人民選舉授權。遙想當年的台灣,對岸的一黨專政,正可提供想像參考。日前,紐約時報刊登「一場以習近平為主角的中國領導人接班大戲」的評論,便點出了這個問題。它指出︰推遲繼承人選提名,可能會加劇中國權貴階層的焦慮,甚至擴大裂痕。在三連任的主題下,接班問題儼然成為禁忌。

二○一二年底,習近平按照鄧小平奠定的體制,接下總書記、軍委主席、國家主席等權力印璽。接下來,他開始以肅貪之名,推動清黨運動。改革開放三十年,以權謀私蔚為風尚,稍加整頓無可厚非。但到了鬥爭政治局委員兼直轄市書記薄熙來,有些人開始覺得苗頭不對。拔除任內的「非法挑戰者」,如果是鞏固可預測權力體制,國際也無庸置喙。詎料,二○一八,習近平邁入第二任期,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此事,在西方看來,改革開放路線的可預測性已經蕩然無存。夥伴關係,竟淪於修昔底德陷阱,美中關係之逆轉,與此不無關係。

今天,習近平已經掌權十年,正以毛澤東第二的姿態邁向第三任,或者,毫無任期限制,一如俄羅斯甚至北朝鮮。數位極權統治,已非可能性而是進行式。只不過,習近平,現年六十八歲,即使三連任,再過五年七十三歲,接班人不可再拖。再拖五年,七十八歲,風險更高。而隨著他大權一把抓,權力核心越來越小,內部的接班鬥爭,只會更尖銳而非和諧。因為,小圈子內,贏者全拿,輸者被鬥,沒有集體領導那回事,縱使有也只是過渡期的危險平衡。或許,在中共權力集團的歷史上,只有文革結束到鄧小平掌權之間的驚心動魄,差堪比擬。

現在無法斷定,會是哪年哪月哪一天,但後習時代來臨時,中國不無可能陷入紛亂。習近平第三任以後,中國的成長只會持續趨緩,軍事、外交則戰狼四出尋釁。這樣的中國前景,國際已不可能期待是和平發展的夥伴,更可能的是國際秩序的破壞者。相對的,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將繼續對中國採取經貿、金融、科技等限制或制裁,令中國失去世界工廠與市場的地位。話說回來,中國從拋物線的頂點往下滑,對國際仍是一大挑戰,因為過去四十年它已經累積了相當的實力,在一定時間內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回到台灣,我們的國力發展,還在往拋物線的頂點上升。這種狀況,碰到已從拋物線的頂點下滑的中國,採取什麼策略最為有利?目前,台灣上升,中國下降,但總體國力仍是中國為大。於是,台灣與中國的馬拉松,決勝可能不是眼前而是未來。時間,站在台灣這一邊。台灣人民,必須具有戰略耐心,機智的矮人才能打得過變弱的巨人。當然,站在巨人旁邊顯得是矮人的台灣,在國際上其實名列前茅,完全不必妄自菲薄。可以想像,這樣的過程,也在激發台灣人民的內在潛力,例如防疫成功的故事,讓我們在克服現實挑戰之後,繼續邁向國家正常化的目標。

就此而言,習近平可能是台灣的最後挑戰。如果他把自己的路線走到極限,勢必引起民主國家的普世價值反撲;如果他冒進侵犯,台灣難免會受創,但中國的內傷更大。也許,那會是壓垮中共權力集團的最後一根稻草。作用與反作用力,「反獨促統激進化」是「台灣被獨立」最近的路,搞不好會在習近平手上實現。果真如此,那就是辯證法的最大諷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