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善報蔣中正? 一個女性人權的觀點

◎ 朱孟庠

促轉會拋出中正紀念堂改制為「反省威權歷史公園」計畫,將移除蔣中正銅像,深藍因此發起「善報蔣中正」運動,要守護極權地景與銅像。善報什麼?

先援引外省知識菁英李敖的批判:「歷史會忘了那個在台灣逼良為娼,強迫少女充當軍妓的『偉大領袖』。」軍中樂園包藏了雛妓買賣的問題,這在當年報紙中多有批判。此與國民黨馬英九口中的慰安婦,不同樣都是承受國家暴力宰制的受害者?以女性人權的高度來看,儘管李敖反台獨,其精神仍是值得敬重的。

在戒嚴時期,「慰安婦」是消失在歷史教育中的。阿嬤們是軍國主義下的犧牲者,此不正是「黨國」可以拿來宣揚日本惡政的題材,那麼為什麼沒被書寫?是兩蔣政府的軍中樂園,同樣炮製了慰安婦的軍妓制度,故教科書裡不敢列入慰安婦這一段?

至今慰安婦與八三一侍應生,這群「沒有名字的女人」,她們都是歷史中被遺忘的受害者,在各方壓力下多選擇噤聲不談,既然沒有受害者又哪來加害者?久而久之,至今民主化後的台灣,成熟的公民社會談及轉型正義,仍漠視這段歷史。「慰安婦」制度是日本軍隊和國家對女性之罪,那麼軍中樂園難道不是兩蔣「黨國」體制對女性之罪?

深藍統派對軍妓的人權思考,也僅止於日治時期,並稱兩蔣治理下的「軍中樂園」不可與之比擬,刻意以意識形態「操作同情」,而非公然客觀地站在受害者的立場發言。一九九零年代慰安婦被再現而提出的敘事論述,卻始終逃不開政治立場,統、獨牽扯著仇日或仇中的情緒,進而產生出如馬英九等人那種「分裂的人權信念」

翻動極權時代國家體制暴力及社會人民僵化的倫理道德之刻板成見,以關心女性的尊嚴與人權來重新省視,今日如若連隱於歷史中被漠視、歧視的弱勢女性,都能被看見,進而能為其除卻汙名,那麼當她們不再是「沒有加害者的受害者」,或許我們才可以堅定的說:轉型正義向下紮根,台灣是個漸趨成熟的公民社會。

善報什麼?只有對正義、人道的堅持,才能整體提升進步社會的人文關懷。

(作者為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