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是「逢中必反」 還是「逢中必軟」

徐旭東近日投書媒體,將矛頭對向台灣,聲稱國內「逢中必反」現象擴大,其內容不乏謬誤矛盾徐或有難言之隱,但這般政治表態,捧中抑台,令人無法苟同。(資料照)

台灣遠東集團在中國的投資事業,遭中方以一系列違法違規為由,重罰約四.七四億元人民幣。中國國台辦挑明說,絕不允許一邊在中國賺錢,一邊給台獨頑固份子提供金援。北京以懲獨為名,拿指標台商祭旗。人在屋簷下,受迫低頭。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上繳罰鍰,台灣各界也多批判北京的脅迫,並理解台商的不易處境。但徐旭東近日投書媒體,將矛頭對向台灣,聲稱國內「逢中必反」現象擴大,其內容不乏謬誤矛盾,徐或有難言之隱,但這般政治表態,捧中抑台,令人無法苟同。

首先,如果「逢中必反」,就不會有徐旭東在文章中所說「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更擴大到八六二.五億美元,比去年同期七○五億美元明顯擴大」。從數據看出,政府沒有徐所說「刻意打壓」大陸市場的問題,甚至還經常提醒企業,面對中國更應注意分散市場、避免集中,才能降低經營風險。中共近年打壓民企,「國進民退」趨勢加快情況,台商在中國經商環境確實愈來愈糟,否則也不會發生被外界認為不該是「綠色企業」的遠東集團,卻被扣上資助台獨而遭罰。徐的說法,經濟部也很有智慧回應:樂見更多企業加大力道投資台灣,台灣政府不會強迫企業做政治表態。兩岸之間誰在反商,誰設定不必要的政治條件,應可清楚明辨。

徐旭東還批評國內意識形態掛帥,凌駕一切。然而,徐在文中最重要陳述:支持一中、反對台獨,不就是最典型的意識形態。再者,徐旭東稱他也跟多數台灣人一樣,希望兩岸關係「維持現狀」。試問這幾年誰在破壞兩岸現狀?是誰拋出所謂「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要逼迫台灣統一。中國共產黨就是全世界最意識形態掛帥的政黨,在中國經商還得投書媒體表明政治態度,徐旭東自己就是血淋淋的受害例子,現反控台灣的政治化,顯然倒果為因。徐旭東以「工業人」自居,表達對時局的觀點,但外界也關注是否受制於中共,而無奈成為「工具人」。

在投書中,徐旭東另刻意傳達,支持「辜汪香港會談時主張的九二共識,並且和美國與國際態度一致,支持一中原則」。這恐有利用文字進行「移花接木」之疑。當年辜汪香港會談時,不僅沒有共識,也未曾出現「九二共識」等文字。甚至,這四個字在中國的大內外宣,早已淪落為一中原則的同義詞。一中原則意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美國從未接受一中原則。美國所主張的是「一中政策」,拜登政府也數度強調這與北京一中原則明顯不同,並鼓勵其他國家可以各自發展不同的一中政策面貌。換言之,就是支持各國與台灣積極交往。

徐旭東「表明心跡」,中國官媒隨即做出評論,指稱徐對以前「支持台獨的錯誤行徑有了檢討,有改過自新的意願,這一點是順應大勢做出的明智之舉」、「我們希望徐旭東能夠說到做到」。由此看到,重量級台商繳納了鉅額罰鍰,再投書宣示政治立場,都是為了搭演出北京震懾台商、逼迫選邊的戲碼。這歹戲當然也還沒有落幕,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跟著接了下一棒,抨擊蔡政府每天只會喊殺喊打,又保護不了台商,只會用反中、抗中製造台商困擾。這些話也是重複「逢中必反」論調,將台海情勢升高歸咎於蔡政府,完全無視北京威脅區域的惡行,朱不僅「逢中必軟」,且呼應北京,繼續砲口對內,攻訐政府為能事。

中國用選擇性執法要脅台商,再以商圍政,目的在干預台灣的政治,進而分化、分裂社會。今天對付民進黨政府,明天也可以對國民黨說三道四,插手黨內家務事。台灣朝野倘若能一致對外,反擊北京,不僅將作為台商的強大後盾,也能促使兩岸交流秩序步入常軌。相反地,在野政治人物不敢得罪中共,只顧開罵自家政府,這並無法彰顯國民黨本身有多麼照顧台商,反而因為迎合這種操弄的手段,變相成為中共幫凶。這也使身處其中的台商,恐更有苦難言,當政治凌駕一切時,台商勢將淪為俎上肉,難以獲得公平對待。尤其,全球抗中氛圍濃烈,國共卻相互唱和,這般親中形象,對國民黨絕不會是項利多。「逢中必軟」,使北京的恫嚇更食髓知味,這對台商經營無益,對政黨發展有害,最後就是親痛仇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