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兩個集團分列式

拜登將於本月九、十日召開「民主峰會」,已向一百多名國家領導人寄出邀請函,國務院公布的名單包括台灣,而中俄未獲邀請。中俄批評美國,以意識形態劃線鼓動陣營對抗,將國家劃分為他們認為好的和他們認為壞的。實際上,民主峰會只是果,專制集團結夥在先才是因。倒果為因,目的是要搶話語權、理直氣壯、師出有名。

拜登將於本月九、十日召開「民主峰會」。(AFP資料照)

去年疫情擴散之際,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稱:美中關係從未像今天這樣失調,兩個大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升級,可能將世界劃分為兩個集團,對全球來說是巨大的風險。北京立即接腔:「美國單方面挑起爭端」,「蓄意煽動反華情緒」,並呼籲美國「摒棄過時的冷戰思維」。而中俄伊朝等專制國家的串連,特別是習近平、普廷作為帶頭者,一致認為專制是未來的潮流,民主無法在日益複雜的世界裡發揮作用。最近,國際刑警組織改組,中國主管海外追捕嫌犯「天網」、「獵狐」的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胡彬郴,拿下執委職位。在此之前,二○一六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還出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至於台灣,一如世界衛生組織,也被國際刑警組織排除在外。國際奧會主席巴赫配合北京,與彭帥視訊對話報平安,而張高麗與巴赫早就認識。這些諷刺現象說明,民主與極權已經無法共存以促進文明進步,以聯合國為屋頂的二戰後國際體系,已經淪為極權國家、失敗國家、流氓國家的寄生體,使其無法發揮原始設計的正常作用。兩個集團,勉強湊合,專制國家得利,合久必分,剛好而已。

最近,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表示,中俄正在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北約將強化與亞太夥伴的合作,該組織制定二○三○戰略概念,其中特別強調應對中國的挑戰。而歐盟的「全球門戶」計畫,規劃在二○二一至二○二七投入三千億歐元,協助非洲、亞洲、巴爾幹半島發展中國家基礎建設,此一計畫是為應對獨裁政體的競爭而設計的。再加上,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美英澳AUKUS等,兩個集團分化早就是進行式了。中俄為主的專制國家,還對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提出新的詮釋,儼然一副即使在民主、人權方面也比西方進步的姿態。「民主不是西方國家的專利」,「中國有中國式的民主」,「一個國家是不是民主,應該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應該由外部少數人指手畫腳來評判,國際社會哪個國家是不是民主的,應該由國際社會共同來評判,而不應該由自以為是的少數國家來評判」,凡此改寫現代政治學的嘴皮子,已經成為專制政權的理論、真理。東升西降,成為專制國家莫名的自信。價值分歧越演越烈,兩個集團不易再利用經貿互補、全球議題來當黏合劑了。

而在國際實境,專制集團也不斷在搶地盤,歐洲的烏克蘭,亞洲的台灣,一帶一路佔領戰略要害與物資,都看得到政治軍事圖謀與行動。經貿手段,還有難民、漁民也被當作武器。甚至,體育也不放過,北京冬奧,中國邀請普廷,卻「從未邀請美國政客」。「一起向未來」,跟「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一樣,純屬口號大外宣。

對台灣,倒退回武力解放台灣的老路,已經錢進中國的台商,面臨罰款、追稅之政治皮鞭,以商逼政的用意,無非是想經由介入台灣民主,操弄台灣的政策走向乃至政黨輪替。而終極目的,也就是要讓台灣選邊站,捨民主集團而就專制集團,從而融入專制中國。北京的協力者,深知親中在台灣市場很小,遂以反美豬、反日食等遮掩同屬一中、兩岸一家親。他們共同等待的,乃是二○○八扁執政失敗造就馬上台的重播。

AIT處長孫曉雅指出:北京竭力扼殺台灣的國際空間,向台灣的朋友施壓,干涉台灣民主制度,不僅對台構成威脅,也對所有民主國家構成威脅。她看到了,台灣作為印太民主領頭羊,如果遭到中國控制或併吞,那便是專制集團推倒民主集團的第一面骨牌,其後續負面影響,絕非已是中國領土的新疆、西藏、香港所可匹比。古希臘的阿基米德說:「給我支點和槓桿,我就可以舉起地球。」現在,台灣,就是習近平強國夢的支點。澳洲國防部長杜登直言:「如果台灣被奪占,下一個肯定會是釣魚台列嶼」,而在沒有「制衡力量」情況下,中國將成為印太國家唯一的安全和經濟夥伴。以故,台灣對民主集團來說,花最低的成本可達最大的效益。反之,這個充滿民主活力的島國,一旦被專制中國宰制,地緣政治將快速變色。

就此而言,「民主峰會」只是開頭。在已經開始的民主集團與專制集團分列式,台灣這個關鍵陣地還需要更多的鞏固工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