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許永輝這席話令人動容!

◎ 秦靖

「重啟核四」議題在正方代表、公投領銜人黃士修耍流氓,恐嚇反方代表、台電核能發電處長許永輝,要他「小心說話」、「身家安頓好了嗎」,引起全國譁然!但許永輝的回答,更令筆者動容!

許永輝說,「你沒在核一、核二、核三廠拿起過一支手動扳手,沒帶弟兄衝過現場,不要來跟我講,你有多愛核四。你要我再把已成家,背後一個個家庭的弟兄們,再帶入核四這個泥沼,背著核安的風險,我做不到!」

許永輝的話,值得諸多擁核但無法保證核安的藍營政治人物或是核廢料只要不放我家的自私人們深思。

至於黃士修,為了倡議核廢料「無害」,將核廢料比喻成「鋼彈模型」,聲稱核廢料無損身體健康,批判蘭嶼的居民沒有足夠的理由去宣稱健康受到這些輻射的影響,蘭嶼反核只是因為「回饋金」喬不攏。他無知的程度已經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核廢料最棘手之處,在於輻射的「劑量」與「半衰期」。以高階核廢料(即用過核燃料)來說,長達十萬年以上的半衰期、輻射劑量又高達一般自然背景值的千萬倍以上,需要長期且嚴密的隔絕,以防輻射對生物造成危害。世界各國莫不苦惱核廢料的處理方式,深怕一不小心釀成重大危害。但黃士修將核廢料比擬成「鋼彈模型」,無知到極點,還大耍流氓氣息。敦厚的台灣人應該譴責這個人。

至於蘭嶼,一九七五年國民黨政府選定蘭嶼鄉龍門地區作為低階核廢料貯存場,並未告知當地居民場區內是要存放放射性的核廢料,而是謊稱要興建「鳳梨工廠」促進經濟,部落裡的耆老因看不懂國字便直接簽字同意,一九八二年正式啟用低階核廢料的接收儲存作業。醜事爆發後,達悟族人早早就持續提出核廢料遷出的要求,一九八八年更展開「驅除惡靈」的運動。黃士修卻將核廢料描述成政府給予蘭嶼人的「福利」,暗示蘭嶼抗爭都是為了「錢」。真是欺人太甚!

黃士修這麼愛核四,建議他立即長居蘭嶼,在核廢料貯存場旁把玩著他最愛的「鋼彈模型」!各縣市贊成重啟核四票數比率最高的前三名,更應選定為核廢料儲存地,享受回饋金。

(作者為教育工作者,台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