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黨國已矣,陰霾仍在

◎ 李敏勇

陳柏惟在台中被惡罷,中國國民黨和顏家遂其所願,許多進步青年都感到失望。惡罷與反罷票數差距微小,惡罷雖然得逞,但沒有光榮可言。中國國民黨黨國已矣,但藉各種民主制的公投措施幾近全面的顛覆性行動,正形成政治紛擾力量,對民進黨執政有相當影響,也造成社會不安,形同與共產黨中國危害力量唱和。

罷惟行動雖以公民團體掛名,背後勢力昭然若揭。顏家人雖說是志工,誰都知道是事主,挾媽祖宮而成一方之霸,是黨國威權統治的後遺症。相對於當下許多對「線民」的指指點點,黨國體制加害者或權力附和者的問題更嚴重。漢娜.鄂蘭所說的「平庸邪惡」對照的「威權邪惡」,仍然隱藏在台灣社會的舞台上。這是台灣政治未清理的舊問題。

中國國民黨血統派心目中是瞧不起附隨台灣地方派系的,但利用地方派系維繫權力版圖,地方派系反過來也割據勢力。台中顏家的政治作為只是被中國國民黨借來仇恨台灣政治改革的反動力量。表面上看,中國國民黨的頭人都要巴結,但在流亡殖民意識論群心目中,不會有一絲絲敬意。

「罷免陳柏惟」只凸顯有失真正江湖格局的惡意權力思維,顏家被認為輸不起。這也是台灣當前政治生態的某種面向,綁架著政黨政治的發展。有些中國國民黨血統派,以新黨出走未成局面,又回鍋老巢,為惡罷出手相挺其實不屑的顏家,只為扳倒台灣主體性力量。

對照中國國民黨國會之亂,多位民進黨變節投靠、背反昔日對中國國民黨流亡殖民之惡嚴厲批判的行徑,凸顯台灣政治存在的流亡殖民病理。反惡罷未能成功,也是黨國時代遺留的社會病毒作祟。中國國民黨未能「去中國」,也未能「除舊,除垢」,只能乞附共產黨中國,斷了在台灣的正常發展之路。

蔣氏父子為反共而戒嚴統治,後蔣時代的中國國民黨人轉而乞附中國共產黨的關愛眼神,這些人當年都是要送火燒島的。政治,就這麼醜惡?罷免陳柏惟,對台灣政治何益之有?這種亂象,一句話「乘敗作亂」。美國前國務卿萊斯會說是配合共產黨中國亂台之勢,不是沒有道理的。只希望補選時,不能讓顏家予取予求,惡罷風氣被遏止,惡性公投未能得逞。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