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在栗樹下,我出賣你,你出賣我。」

手上有一份機密文件,三十年以上歷史了吧,那是全國性公營大機構內部國民黨「小組會議」之後的決議,主旨是:「第三十組轄下應注意(人物)及各人思想行動」,發文者是「小組長〇〇〇」,左列有名有姓的名單「計十一人」。公文之前字加雙圈:「本表請勿遺失洩漏」。這個文獻至少顯示「線人」不只是被佈建、被吸收、然後「每月支津」然後「被考核」……。國民黨在每個單位都有黨組織、都有「小組會議」,當然也都有「應注意名單」。

許多人同情黃國書,認為黃也是受害人,就是放在黨國「佈建/線人」的脈絡下。其實黃國書宣佈「三退」,是走投無路下無奈的決定。根據媒體報導,新潮流系大老某發現黃國書在威權時期擔任「國民黨線民」,八月即除流,但黃國書四下討救兵,妄圖補破網。不料媒體給掀了底,黃國書不得不宣布退黨、退出民進黨團運作,立委屆滿後也不再連任。

他充滿怨懟,接受媒體訪問說:「黨內同志到媒體爆料」,而且稱當年是「被迫」。羅文嘉大不以為然,在臉書指出:「按月支薪、按時回報、鉅細靡遺、詳實準確,時間持續不知多少年」;「被迫」云云,不通。新潮流系繼續補刀表示,民進黨成立的三年後,黃國書還繼續擔任線民。暗黑歷史的蓋子一旦打開,黃國書的政治生命已然結束,無論黨內有多少人替他抱不平,妄圖援用韓國瑜的「更生人」說法也當不了保命符。民進黨敢留黃國書?黨勢必陪葬。

黃國書錯誤第一步是做線民,錯誤第二步是被新潮流網羅,然後又被新潮流培養成立委。如果黃國書沒有從政,安安靜靜當一個小老百姓,就算有不光彩的黑紀錄,大約就與那些三萬個線民一樣,沈入歷史的墳場中。黃國書為什麼選擇民進黨而不加入國民黨?這個謎一定有謎底,恐怕無人能解。重點是,若而加入黨國之列,即使案發了,又怎樣?立委依然好自為之。

「爪耙仔」在黨國體制不是負面的可恥行徑,馬英九為了進「革命實踐院」,公然拿「爪耙仔」當彪炳的戰功,即使被法院認證是特務/職業學生,還不是「好漢」一條!胡志強是又一例。立委范雲在臉書上公佈「校園安定系統之佈建運用情形」名冊中,線民代號A2的「台大政治系四年級、女性學生會長」,大家都知道那是國民黨立委林奕華。「爪耙仔」在國民黨內比比皆是,多一個黃國書,無傷。

當年黃國書們為什麼敢做情治單位的「線人」?利誘恐怕不是唯一原因,深信黨國體制永遠不倒,那些狗屁倒灶、背德的線人事件絕不致外洩。歐威爾《一九八四》終章是:「在栗樹下,我出賣你,你出賣我。」民進黨執政,成立促轉會,這些黑材料才會見光,栗樹下線人不再;黃國書的悲劇始於國民黨、終結於民進黨。(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