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台灣前途 操之在己

◎ 湯先鈍

蔡英文的四個堅持,可以著墨之處真的不多,尤其是兩岸互不隸屬,完全符合事實現狀,不知道國民黨為何還大作文章並稱為挑釁或踩紅線。何也?個人以為互不隸屬,比起九二共識的各自表述清楚、合乎邏輯與現實多很多,也符合目前台灣大多數人民的意願。不過,筆者以一個國際關係現實主義的立場來看,還是有話說。

習近平稱中共是孫中山的真正的繼承人,這倒是有意思,但連趙少康也無從同意。雖然從民族主義的角度來看,比較難反駁。而從民權主義角度思考就覺得荒謬了。習近平可以說,每個國家對於自由與民主的定義不同,然而孫大砲(孫中山先生當年的外號)是如假包換的哈美派。一談民主他言必稱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和林肯,而這裡面還有什麼所謂「中國式民主」嗎?

就連民生主義,習總書記的說詞其實也有爭議。孫大砲的學說在這邊方面講的是「平均地權,漲價歸公」的激進社會主義。中共跟他比,從馬克斯的角度來看,真的是太走資派了。這個議題,個人沒有興趣多辯。共產黨要對國民黨趕盡殺絕,連國民黨的最後一個神主牌位也要搶,國民黨卻不擊鼓攻之,不知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言歸正傳,以國際關係現實主義的思維模式來看,這些爭議的實質意義有限。實力會說話(Power talks),任何宣傳的咬文嚼字只是敲邊鼓而已。至於蔡總統的四個堅持,合情合理也合法,但任何堅持必須有實力做後盾。習總書記可以說統一是中國人民的使命。台灣當然可以說「不」。就像美國獨立前的情況。雖然有一句英文俗語「You talk the talk, can you walk the walk?(如果你說得那麼輕鬆,就別只出一張嘴?必須要有所行動)」。

這學期我被指定教授美國政治,在教授獨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有點困擾。我有時候自問,啥意思啊?這些美國先賢值得如此大動干戈、慷慨激昂嗎?事實證明,我的疑問非常荒謬。他們試、他們說,他們也起而行(They tried, they talked, and they walked),至於其他的一切包括獨立宣言,也只是吹集結號而已。如果當初沒有法國的全力參戰、大力相助,一切都白費(這個明顯的事實,但有些美國人與歷史教科書不會同意!)

更重要的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If you can walk the walk, nobody will question the talk)」一句總結:分析解剖宣傳文字,非我所長。如果台灣人民的意願已決,就不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而是「意定者多助,躊躇者寡助」吧?

我總覺得,美國為了確保自己的霸權與美元的世界貨幣的地位(此所以美國可以亂印鈔票,肩負重債而不必擔心)。必然要保護台灣,然而如果中共犯台,台灣總得擋一陣,給美國一點時間反應吧?美國朝野也必須確定台灣有奮戰的決心。只是台灣內部有許多分歧,美國對此也感到為難(我的個人觀察)。戰爭永遠是一個最後的選擇,加強國防,聯盟友邦,嚇阻戰爭乃是第一要務。汝欲和平,必先備戰(If you want peace prepare for war─Si vis pacem, para bellum!)

是戰是和,多說無益,一切操之在爾─台灣的朋友們!

(作者為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富樂頓分校兼任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