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黨國鬼魅,台灣陰影

◎ 李敏勇

民進黨立法委員黃國書被爆出大學時代遭情治單位吸收為線民,蒐集監控新潮流系情報,已被退流。他也宣佈退黨,不再尋求連任,等同退出政壇。黃國書是為中國國民黨掌控的政權服務,危害對象是民進黨,即使有同志願意原諒,當事人也無法面對。反觀立法院也有中國國民黨女性委員被指大學時代曾為線民,仍一付笑臉虛應,原因在於黨國時代線民為害的是黨外人士,是同路人、是共犯。

民進黨立法委員黃國書。(資料照)

馬英九也曾被指控是情治線民,當年在哈佛大學監控台灣留學生異議活動,甚至周美青也被指在圖書館撕毀台灣黨外雜誌。但他們是為他們的黨國服務。一些黨政軍子弟後來位居高位,線民的經歷並不以為恥,黨人也不以為意,因為這是為他們的黨國辦事,鞏固他們的政權。或者說,拿錢辦事,視為統治集團的某種福利,兼具「愛國」。不是還有「反共愛國陣線」嗎?

台灣解除戒嚴統治,走向民主化,政治的除垢有轉型正義工程,取法南非結束白人專政、戰後德國或東西德統一後的政治工程。但台灣,不只中國國民黨還存在,幾經修憲的「中華民國」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糾葛在「中國」的意理,弄得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形同聯手制台的局面。民主化之途的坎坎坷坷成為罩在台灣上方的烏雲,民主成了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內部作亂的助力,對岸鐵板一塊專制極權似已成為援引的外力。「反共愛國」,多麼諷刺的口號!

轉型正義理應是為台灣走向新時代的政治工程,為了告別黑暗的過去,昔日的政治加害者和被害者事況經由調查公佈,彰顯歷史的跨越,冤曲應平反,罪責應該究辦,而為了寬宥特殊時代犯錯的官方和民間人士,會設定期限讓加害者自白,並予赦免。

未坦白者被發現後罪責難免。台灣只公佈被害者事況,讓一大堆加害者躲在黑暗的政治倉庫裡。走向民主化,但並未真正跨過舊時代,罪惡之心未被清洗。

轉型正義與其說是政治工程,其實也是文化工程。台灣的國家共同體形成若沒有經由轉型正義的洗禮,不會真正走向共同的新境。看看中國國民黨,他們對戒嚴長時期有罪感或恥感嗎?他們認為自己是台灣國家共同體的一份子?或如果不再壟斷統治權力,寧附和消滅中華民國另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國民黨?黃國書的例子提示許多值得反思的課題,政界官界未曝光的加害者,或學界、文化界⋯線民應出來自首,承擔責任,清洗自己,也清洗歷史。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