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土皇帝的復辟戰:反罷3Q的社會意涵

◎ 蘇俊瑜

距離台中第二選區立委陳柏惟的罷免戰僅剩兩週,基進黨與國民黨地方的攻防也進入白熱化,全台無關注視著這場深具「民主指標性」的投票。之所以會說罷免陳柏惟具有其在民主社會中的指導意義,不只因為它反映群眾在統獨光譜上的政治表態,更象徵「公民社會」與「黑金政治」的相互角力。

眾所皆知,台中顏家是黑道背景出身,在海線已盤踞多年。顏家為首的顏清標在任公職期間先後犯下槍砲、教唆頂替、喝花酒報公帳與貪汙等罪,在二○一二年遭判褫奪公權入獄。而為了不讓家族政治勢力中斷,顏寬恒二○一三年代父出征立委補選。即便民進黨派出深耕地方多年的陳世凱與之抗衡,最後仍以千餘票的些微差距落敗,此後便開啟顏家掌握地方民代近廿五年的歷史。如此荒誕不經、將代議士視為世襲之物的人選卻能反覆勝選。所反映的:不只是台灣地方選舉在派系綁樁與黑金介入下所交織而成的頑劣亂象,更是「恩庇—侍從」主僕架式的再現。

正因如此,當赤手空拳的陳柏惟以黑馬之姿扳倒顏家時,被台灣社會視為是草根階級成功挑戰黑金權貴的重要里程碑,代表著公民社會依然有機會能一改被派系綁樁的政治生態,粉碎黑金權貴的掌控,而非成為橡皮圖章任人宰制。

然而,這場象徵著台灣民主史進步的案例,卻在兩年後旋即受到地方勢力的反撲。顏家不只是傾盡家族資源在地方動員,更聯合國民黨系統在陸、空兩面夾擊陳柏惟,鋪天蓋地的抹黑與造謠,都只為了「奪回」這席被顏氏家族所壟斷已久的席次,形同「土皇帝復辟」。

筆者認為,無論基於何種角度與立場,我們都必須要守住陳柏惟,避免顏家再度復辟。不只是為了要杜絕黑金政治的再次介入,從而讓台灣的政治生態重獲新生,更是在向台灣的公民社會宣告:政治不再是世襲產物,只要任何懷揣著熱情、理想與行動力的市民,都有權能夠瓦解那些早已腐敗不堪的政治寄生蟲,而不必擔心受到任何報復,從而真正邁向理想國的彼岸。

(作者是台大國發所碩士生、高雄市青諮會委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