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蔣萬安先生其實可做這件事

轉型正義,中正紀念堂是攻堅戰。但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在國會稱:「蔣公救國救民,解救光復台灣,如果當年沒有蔣公打古寧頭戰役,不會有今天的台灣。」朱立倫到大溪謁陵時質疑,「蔣公當時保衛台灣、經國先生建設台灣」,絕對不要破壞我們的歷史、文化資產。那些慣性思考,若出自仍堅持反共保台者,大家容或願意予以尊重。馮主委應未忘反共保台初衷;但若有人早已聯共謀台,講這種話不啻消費兩蔣。

光復台灣,是國民黨的成語,其實大有問題。有人認為,成語會使人思想懶惰,這便是現成的例子。當年蔣毛抗戰兼內戰,加上汪政權,不論是八年抗戰或十四年抗戰,都無法擊敗日本。直到麥克阿瑟率盟軍反攻,廣島、長崎原爆,才逼使日本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宣佈投降。蔣軍來台,緣自麥帥下令東三省以外的中國、法屬印度支那北緯十六度以北、台灣等由蔣軍代表盟軍接受日軍投降。此事未涉台灣主權接收,否則法屬印度支那北緯十六度以北,也被「蔣公」光復了,而東三省屬於蘇聯,豈不荒謬?

蔣毛內戰,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成立而告一段落。當月底,毛軍進攻金門,受挫於古寧頭戰役。隔年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台灣局勢遂轉危為安。從而,台灣成為西方遏制共產勢力擴張的前線,中華民國(ROC)來台灣也被西方視為自由中國,繼續在國際上扮演中國合法政府。古寧頭戰役,對台灣當然有意義,而它對「蔣公」的個人意義更大。因為,金門(及馬祖)是真正中國的領土(均隸福建省),而台灣是向二戰同盟國借住的地方,「蔣公」必須至少佔有金門,才能在PRC成立之後,仍宣稱擁有中國代表權,在聯合國代表中國。一旦失去金門等真正中國的領土,「蔣公」不但失去中國代表權,也會連帶失去統治台灣的合法性,必須由台灣人民改選合法政府。如此一來,「蔣公」恐將被華府屬意的人選所取代(吳國楨、孫立人)。所以說,古寧頭戰役,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十分引人沉思。

等待轉型正義的人,天荒地老遙遙無期。隨著更多文件披露、歷史研究,「蔣公」早已從神壇走下來了。圖為蔣介石日記原稿。(資料照)

距離產生美感,不是受害者,尤其是威權統治受益者,往往認為「蔣公沒什麼不好,紀念他有什麼不好」。還有一種拖字訣:第一先解決現在的問題,第二是預防以後再發生,第三才是追究過去的責任。他們聽不到,「蔣公」手批槍斃公文所扣動的扳機聲。於是,等待轉型正義的人,天荒地老遙遙無期。隨著更多文件披露、歷史研究,「蔣公」早已從神壇走下來了。遺憾的是,後蔣經國時代,族群政治蔚為風尚,仇恨動員導致兩蔣象徵符號化,成為特定政黨的神主牌、最後堡壘。

國民黨內的急統派甚至認為,「蔣公」在台灣的貢獻比起蔣經國還要多。按其實際,「蔣公」高喊反攻神話,在台灣五日京兆。白色恐怖、肅清匪諜,外省比本省還慘,懷鄉的老兵日漸凋零。小蔣晚期,認清大勢已去,革新保台,經濟建設,對內有限度政治開放,對北京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揭開新的認同。小蔣交棒李登輝,孕育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在這一塊土地生根發芽,讓口號式的自由中國,有機會實踐為民主台灣。以兩蔣傳人自居者,把老蔣圖騰化,而忽視小蔣的轉化性,這是迷思也是盲點。

一九七○年代,聯合國「排我納匪」,尼克森到卡特「美匪建交」,令兩蔣清醒認識到,反攻神話、中國法統俱往矣,他們未來的蓋棺定論,緊密地與台灣命運結合在一起。ROC在台灣,走出一條有別於共產中國的路,這是兩蔣的爭一時也爭千秋。

蔣經國沒有看錯人,李登輝在反共保台、革新保台的路線上,走出別開生面的民主保台。透過民主政治,而非民族主義,敞開台灣人民跨族群自決前途的大門。就此而言,轉型正義不是民進黨的提款機,而是台灣人民的共同課題。

轉型正義,糾纏台灣、折騰藍營二、三十年了。拖拖拉拉,負隅頑抗,落得「被轉型正義」,不如壯士斷腕,早日完成這項歷史作業。蔣氏後人,如有志公職之蔣萬安,於公於私,宜當引領同志,平議先人功過,讓兩蔣在歷史入土為安。台灣的轉型正義,並非清算鬥爭、抄家滅族,如同有些藍營權貴扭曲的仇恨言論;而是追求在真相中和解,讓國家在健康的起點重新出發。這方面,台灣社會已經準備好了,就等少數人從最後的堡壘走出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