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防疫重要,還是會議紀錄重要?

◎ 葉建良

有機師違反3+11規定,在十一天自主健康管理期間跑出去群聚。這本來是機師個人違規行為,卻被在野黨認為找到破口,上一波疫情初起就群起而攻,連監察院也來湊一腳。他們認為,從原先的7+7放寬為3+11是引起這波疫情的罪魁禍首。

在野黨本來就有權利拿任何理由來刁難執政黨,一番折騰後即使發現本來無一物,但是大家也不會怪他們何事惹塵埃,問題是,在疫情嚴峻的時刻,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全副心思在控制疫情、醫治染疫者、為全國人民四處張羅疫苗,政客有必要在這時候玩政治嗎?

在野黨要看決策過程,要追究決策責任。陳時中部長已經說明,當天的會議,雖然不是由他主持,但是會議結論有向他報告,他也同意,並且由他對外宣布,因此由他負責。但是,在野黨不滿意,他們要看會議紀錄!監察委員也說要查會議紀錄。陳部長說,每天開那麼多會,不可能每一場都有正式的會議紀錄;會議的結論有時以簽呈的方式讓主管批核,也是一種紀錄。但是,想找碴的人怎麼會善罷甘休呢?

現在,前一波疫情結束,新一波疫情接近尾聲的時候,還看到時代力量的黨主席、不分區立委,在立法院追問會議記錄!我怎麼看,就是一場鬧劇。

想到曾經看過一封威靈頓公爵的書信。威靈頓公爵何許人也,就是帶領英國軍隊打敗拿破崙的名將。他在伊比利半島和拿破崙的軍隊作戰時,曾經寫了一封信給政府,大意是說:遵照倫敦漂洋過海專程送來的指令,軍中的各項物品,從馬鞍、馬轡、營帳、營柱,還有各項雜物,都已清點;各位軍官的人品、聰明才智、脾氣也都一一造冊。但是,很抱歉,有一個步兵營短差了一先令九便士的零用金;還有一個騎兵團少了幾罐果醬。

接著,威靈頓公爵提出了他的大哉問:請國王陛下的政府幫我釐清我的任務,我千里迢迢拉著大軍在這伊比利半島,是為了一、訓練一批穿著制服的英國辦事員,以滿足倫敦的主計人員的要求?還是二、將拿破崙的軍隊逐出西班牙?

陳時中部長感慨:「如果照妳的方法,指揮中心運作不了,每天寫會議紀錄、回立法委員的答案,從早到晚都來不及。」陳椒華立委連稱職的政客都不是,只是鄉鎮公所會計主任的格局;她甚至不清楚指揮中心是首長制,指揮官負全責,專家顧問開會討論只是給指揮官提供建議。陳部長都已經表示負起決策的責任了,陳立委想從會議紀錄去追究甚麼呢?

中國國民黨、台灣民眾黨,他們有奪取執政權的野心,胡鬧,可以想見。然而,時代力量圖什麼呢?他們腦中那一套標準作業程序,完全沒有大局的觀念,恐怕永遠只能扮演製造噪音的腳色。

(作者為退休督學,台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