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趙少康討打

中廣公司董事長、TVBS談話節目主持人趙少康大張旗鼓成立「戰鬥藍」,要進軍二○二二年選舉。咚咚戰鼓終於讓前澄社社長、前立委黃國昌看不下去,拋出「戰帖」挑戰,指控趙跨越了媒體與政治應有的紅線:「一位掌握媒體大權的第一線媒體人,能夠這樣毫無分際地發起政黨次團體、站在第一線領導政治攻防嗎?」

黃國昌措辭強悍,直攻核心,趙少康沒有絲毫閃避的空間,硬著頭皮逼得出面回應;可憐,荒腔走板到像不識之無的痴憨小兒。他的答辯有兩大重點,其一是說「現行〈廣電法〉只規定媒體人不能參加黨職、公職」云云。大錯特錯。〈廣電法〉管不到「媒體人」,自沒有任何「規定媒體人不能……」;〈廣電法〉的規範對象是「政府、政黨、其捐助成立之財團法人及其受託人」,趙少康紮了一個稻草人來當盾牌反問:「有規定媒體人不能有政治立場、不能有政治主張、不能參加政治活動嗎?」只透露自己缺乏起碼的法律ABC知識。

趙少康的第二個答辯是,他「沒有黨職也沒有公職身份,且『戰鬥藍』也不是政治團體、政黨,為什麼要辭職?」此地含有三個問題,最關鍵的是「戰鬥藍」是不是政治團體?很容易反駁,你看到一隻鴨子,走起來像鴨子、叫起來像鴨子、吃起來像鴨子,那就是鴨子。趙少康號召從政黨員:「明年選舉只要喊『戰鬥藍』,就一定當選!」請問,「戰鬥藍」不是「政治團體」又是什麼東西!趙少康已回復黨籍,且「戰鬥藍」成員不是黨籍立委就是黨籍議員,幾乎沒有例外,「戰鬥藍」就是為選舉,全屬政黨活動,更何況請假中的黨主席江啟臣還花大錢替「戰鬥藍」做半版廣告。這不是黨務工作是什麼?

〈廣電法〉第五條各項各款規定,趙少康幾乎無一不違犯;尤其禁止政黨、政黨黨務工作人員等「擔任廣播、電視事業之發起人、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僅這一條,趙少康就非得辭中廣公司董事長不可,還需要黃國昌指點「為什麼要辭?」辭了中廣董事長只擔任TVBS談話節目,如果還利用媒體為「戰鬥藍」張目,這是藉媒體謀一己政治權力,對黨內或政黨間都有失「公平競爭」原則;〈廣電法〉固不及媒體人,但NCC既能停「中天」,難道不能治TVBS?「中天」因韓國瑜而亡,TVBS要把生死押在趙少康身上?

趙少康自己踩了紅線,還東拉西扯的說:「除了TVBS中立外,幾乎都成了親綠媒體」。TVBS「中立」嗎?這是簡單可以回答的問題。任何辯論一方,一旦祭出「中立」二字,其實就洩了自己的底。最好笑的是趙少康把「三民自」當成「三明治」來打,顯示這位媒體大亨只是生意人,不知道電視、廣播之所以有法律規範,是因為稀有性,不能挪用於平面媒體;把「三民」、「自」綁在一起,好像把油與酒混在同一瓶子一樣荒唐。

黃國昌要趙少康來一次面對面辯論,趙少康不敢接招,原因就那麼簡單。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