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有了「戰鬥藍」還須要「黨中央」?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很冷;與韓國瑜叱吒一時的現象比較,落差未免太大。更值得關注的是,台上江啟臣、朱立倫、張亞中、卓伯源四人辯論,竟抵不過台下趙少康一人的吆喝;不是趙少康有多厲害,是「四人幫」氣息奄奄到瀕死狀態。

國民黨走到今天,真是途窮日暮,全黨沒有一個超人氣,候選人中沒有一個是行政首長,江啟臣是立委外,其他三人一介平民而已;江啟臣雖是國會議員,看來也不能號召黨籍立委。國民黨的運氣可能被韓國瑜梭哈完了,大賭一把下,輸光了國民黨的全部家當。落到今天地步,不知算不算老天有眼?還是台灣人民「贊」!?

趙少康原本要競逐黨主席,而且拿出韓國瑜的「令箭」,不料被黨中央堵截而功敗垂成。現在重新練兵,組成「戰鬥藍」,其一決藍天之氣勢,看來遠比台上四諸公強。那麼,趙少康到底要幹什麼?必有所圖是大家的共見,問題是,所為何事?

媒體最先的報導是,趙少康要分裂黨、分裂藍營,自成新勢力。此推論來自趙少康有「分裂黨」的多次前科,第一次是在黨內搞「新國民黨連線」, 一九九三年成立新黨,角逐台北市長,與國民黨提名的黃大洲搶票不遂,新黨的風光很短時間就黯然收斂。趙少康對自己的歷史問題的回應是:李登輝要搞台獨,所以「分裂」有理。其實問題的關鍵在李登輝的高人氣下,只能選擇「離開」一途;盱衡實力,李登輝宛如大樹,要掰倒李主席是不可能的任務,只能落入「蚍蜉撼大樹」的慘境。這回成立「戰鬥藍」,強調不是分裂黨,而是「希望國民黨整個變成有機的戰鬥體」。這句話才是重點。

也有媒體說他要變成「地下黨主席」,問題是,有能力成為「地下黨主席」,早就下手了,要等到現在?何況能不能成為「地下」的權臣,像張居正一樣,也得看萬曆皇帝的能耐。但是,經過黨主席艱苦的選戰,好不容易取得黨主席權柄,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

既不是「分裂」出去,又不能當「地下黨主席」,趙少康要幹什麼?能幹什麼?看他虎虎生風的南北奔波、串連,又是議員,又是立委,其實志在「另立黨中央」;這個黨中央不是制度性的,更像是吸星大法般吸納國民黨 / 藍營於「戰鬥藍」的有機體中,即使黨中央依然在,即使黨主席依然在,透過排擠效用,黨不免只剩空殼子。戰鬥藍的力道一旦壓過黨中央,趙少康就立地成王了。

看趙少康的號召就知道他的戰略,大言炎炎的說:「明年選舉只要喊『戰鬥藍』,就一定當選!」像不像中共文革的神話:「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毛澤東思想萬歲!萬歲!萬萬歲!」有了「戰鬥藍」神威的護體,誰須要黨中央!?何況「戰鬥藍」的象徵符號也設計好了,就是打上顯赫「戰鬥藍」標誌的口罩;這是制服,像中山裝一樣。

國民黨一邊是黨主席選舉,一邊是「戰鬥藍」開打,兩條路線,最後會不會綰結在一起?誰主浮沉?這是看點。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