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三中案·戰鬥藍·分贓白

◎ 張昭仁

律師看事情,從律法角度看;會計師看事情,從資源角度看。

從武漢肺炎開始,國民黨內就出現一個七十歲壞脾氣的老頭,透過掌握的媒體,不斷丟出極端的政治論調或是羞辱政府領導人,狂吠不已。政治上走極端,是縮小票源,卻可以強化同溫層戰鬥力;在大選上是失大於得,但在特定議題上,動員仇恨可以達到特定目的。那麼,國民黨,或者國民黨的戰鬥藍,走上偏鋒的理由是什麼?

「三中案」預計在十月宣判,這個被國民黨趙少康宣稱「非常非常的常規交易」,在專業會計師的看法卻是「典型的非常規交易」。判決結果是否影響到取得中廣的不當得利?少了中廣,還有顛倒是非的工具嗎?「戰鬥藍」成員可能是被仇恨動員者,但對趙而言,是否是中廣數十億資產擁有與否的政治生死關?整個戰鬥藍是否依此設計?

除了戰鬥藍,令人側目的是台北市「分贓白」,將市政府的公器當成綁樁的工具,不論紅藍綠白,只要可能有利二零二四大選的頭人,就分贓市政公器。這個手法也不陌生,兩千年民進黨贏得選舉,政府公器就是對有功的頭人大放送。只是市政好壞是公家的,選舉輸嬴是個人的事,這樣大刺刺分贓政府資源,人民做何感受?

不論是戰鬥藍或分贓白,在過去的台灣政治都可以看到相仿的手法;經過二十年,民進黨已經年青化,從1.0進化到2.0,不論在防疫上、政府廉能上、國家安全及國際外交上都有長足的進步,藍與白卻還留在二十年前的1.0版,前景會是如何?

(作者為美國加州會計師)

年輕人評「戰鬥藍」

◎ 張鈞量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日前籌組「戰鬥藍」團體,邀請多位國民黨民代共同商議國民黨的未來出路、探討藍營針對各式議題的態度。這種「黨中黨」的做法不禁讓人懷疑,搶奪藍營聲量的做法,真的有鬥到民進黨嗎?還是再次削弱國民黨的力量?

對「戰鬥藍」團體的目的,趙少康表示「是一種精神、一種問政方式,是奮戰到底的意志,不是組織或次團,而是要團結中央、地方所有公職互相聲援,讓有志一同者不孤單」。

表面上,「戰鬥藍」要的是更激烈監督民進黨的「戰鬥手段」,藉此換取藍營支持者的認同、喚回對藍營失望的選民。但實際上也可以理解成他不滿其他藍營政治人物不夠「戰鬥」的手段,暗示目前的藍營是「讓人失望的」。

「戰鬥藍」目前種種表現,也印證了這樣的猜測。比起實務上更激烈的監督民進黨,「戰鬥藍」的發言卻句句不離黨內改革、批鬥同黨作法,甚至團體才籌組不到一個月,團體成員如北市議員游淑慧、徐巧芯就已經針對非戰鬥藍開炮。而「戰鬥藍」這種吸睛的口號不只捲走了媒體版面、螢幕,也捲走了非戰鬥藍成員原本的聲量。

改革必然建立於失望、失望終歸離不開批判、批判將帶來衝突,「戰鬥藍」目前的表現對國民黨只有帶來傷害,如何將危機化為轉機,是趙少康要面對的課題。

(作者為輔仁大學哲學系學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