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阿富汗對台灣的啟示錄

阿富汗變天,連外交人員撤離都出現混亂,遑論阿富汗人爭先恐後外逃。圖為美軍一架C-17運輸機十五日被迫超載六四○名亟欲逃出家園的阿富汗民眾前往卡達。(路透)

神學士攻入首都喀布爾,總統賈尼攜帶巨款出逃他國,副總統沙雷選擇留在阿富汗,退至喀布爾東北部峽谷,似乎有意組織游擊部隊對抗神學士。對照政府軍多不戰而降,沙雷的行動堪稱悲壯。美國撤軍,係歐巴馬、川普以來的既定政策,唯這次的撤軍行動失之倉促,導致後續的情勢發展,未依計畫有條不紊進行,遂造成神學士勢如破竹,不利阿富汗新秩序的順利形成,令人不無遺憾。

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特別強調,台灣與阿富汗情況不同,強調美國對台灣的承諾「神聖不可侵犯」。(法新社)

美軍撤離,阿富汗政府軍不堪一擊,中亞的地緣政治會出現什麼變化,有待觀察。目前,連北京對阿富汗變局都戒慎恐懼,唯恐最終衝擊到新疆穩定,混亂到底對誰有利有弊,實未易論斷。但在台灣,卻出現「為匪宣傳」的「認知戰」。有人牽強附會:「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有人借題發揮:「還能繼續緊抱美國大腿嗎?」還有人危言聳聽:「兵臨城下那一日,蔡英文要戰還是逃?」那些論調,符合他們向來的「親中仇美」,完全不談美國軍力未來可能集中對付中國挑戰,反而回響著來自北京的「台灣不要期待美國會保護他們」、「從大陸郵購五星旗自保」之招降文宣。這種帶風向,如果跟著他們團團轉,難免讓外界誤以為,阿富汗事態造成台灣的「亡國感」,從而損及漸入佳境的台美互信。

阿富汗變天,連外交人員撤離都出現混亂,遑論阿富汗人爭先恐後外逃。有段阿富汗少女淚訴影片:「沒有人在乎我們,我們將在歷史洪流中慢慢死去」,在網路傳播引起關注。這樣的時間軸,導致拜登面對人道質疑。不過,美國民眾的支持度,似乎仍高於質疑聲浪。拜登強調:我們提供阿富汗一切決定自己前途的機會,但我們無法給予他們為此前途奮戰的意志力。國安顧問蘇利文也表示:美國為阿富汗奉獻二十年血淚與資源,提供一切所需訓練及裝備,讓他們能夠起身為自己而戰;美國總要在某個時間點告訴阿富汗人民,你們必須起身捍衛自己。確實,誰應該為阿富汗而戰?毫無疑問是阿富汗人,尤其是阿富汗政府軍!寬予批評賈尼政府撤守,嚴加指責拜登撤軍決策,何異畫錯重點。

阿富汗情勢急轉直下,美國對盟邦承諾成為問號。紐約時報報導稱:盟友更加相信,不能完全依賴美國支持,這種情緒在台灣、烏克蘭、菲律賓、印尼等地特別強烈。蘇利文則反駁:美國對盟友夥伴的承諾神聖不可侵犯,對台灣、以色列的承諾,一如既往堅實。他還特別強調:阿富汗和台灣兩者情況不同。站在台灣的經驗來看,特別能夠體會到這種本質差別。阿富汗,必須很遺憾地說,稱得上是一個「失敗國家」,必須靠美軍長期駐守來維持秩序。至於台灣,舉世皆知,是一個成功的故事,早已進入現代治理國家之林,捍衛台灣獨立現狀乃基於自助人助。

一九七九以來,台灣的「莊敬自強」,加上華府的「台灣關係法」,從革新保台、經濟小龍到民主改革、捍衛獨立現狀,乃至科技產業重鎮、武漢肺炎防疫典範,都展現了不屈服於外患的國家意志,軍購必要防禦武器更非依賴美國賜予。當今,仍需克服的,主要是「不能指望美國」所以要及早接受「九二同屬一中」的失敗主義。那些失敗主義者,奢談「兩岸和平免當兵」,或者杯葛對美軍購強化國防,或者將之污名化為保護費,骨子裡就是「不戰而降」。

南京就像南京,西貢就像西貢,喀布爾就像喀布爾,沒有一個城市可以複製,任何崩潰都要從內部解釋。台灣,很慶幸沒有淪為「失敗國家」,政治分歧可以透過選票而非內戰來裁奪。然而,台灣仍有未完成的故事,面對中國威脅與日俱增,募兵制能否滿足抵抗意志?黨國遺緒會否造成國安漏洞?凡此,大敵當前,絕不可掉以輕心。

阿富汗情勢惡化,人民恐懼被拉回到二十年前的狀態,世人聞之莫不鼻酸。神學士征服之處,激進措施死灰復燃,兒童、婦女基本人權保障,已在新秩序成立之前,引起國際憂慮。各種可能重演的悲劇,彷彿到現在才驚醒大家,阿富汗一直深陷「失敗國家」困境,只不過,阿富汗人又錯失了二十年的機會。悲劇之為悲劇,總是要在發生之後,受害者才發現劇本是自己親手寫的。而台灣,跨越一九七九斷層,透過不可逆轉的民主實踐,擺脫了這種「被遺棄」的夢魘,把追求國家目標與國際地緣政治結合起來。就像蔡總統所言:台灣唯一的選項,就是讓自己更強大、更團結、更堅定保衛自己,自己不作為,只依賴別人的保護,不是我們的選項。這,才是阿富汗對台灣的啟示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