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正視中國對台灣的鎖藥威脅

我國政府採購德國BNT疫苗,卡在中企擁有「大中華區代理權」,以及中共從中作梗,因而波折不斷。及至公私協力,由政府授權民間企業、宗教團體,方始成功完成簽約,再捐贈政府統一運用。此案雖然勉力完成,但中國企業近年大舉取得「大中華區代理權」,意圖壟斷國際藥商對台藥品銷售,甚而可能進行「鎖藥」威脅,在在值得政府研擬對策,以收亡羊補牢之效,確保國人的醫療人權與健康。

BNT採購事件,凸顯中共利用台灣的疫苗荒,以中企的「大中華區代理權」為武器,一方面矮化台灣主權,另一方面則挑撥人民對政府的不滿,企圖掀起疫苗之亂。這種以疫苗威脅台灣的手法,是吾人面對的新形態國安危機。其實,武漢肺炎以來,各國已深刻了解藥品是一種重要戰略物資,不能任由外國、特別是敵對國家所壟斷;因此,美國拜登總統日前將「藥品」與「半導體晶片」、「電動車電池」、「稀土」,列為四大戰略物資,強調必須降低對中國的依賴。而我立法院法制局的報告也嚴正指出,台灣一定要透過中國代理商採購疫苗是極度不合理的安排與要求,中國藥商不合理的「獨家代理權」,危害台灣民眾的醫療人權。由此可見,國內也逐漸正視中企取得所謂「大中華區代理權」,對台灣已造成嚴重的國安威脅。

BNT採購事件,凸顯中共利用台灣的疫苗荒,以中企的「大中華區代理權」為武器,一方面矮化台灣主權,另一方面則挑撥人民對政府的不滿,企圖掀起疫苗之亂。(法新社)

事實上,台灣面臨中共的鎖藥威脅相當嚴峻,BNT採購僅是冰山一角。一項資料顯示,中國近五年已取得台灣二十九%新藥代理權。或許有人認為台灣的新藥代理權第一位是美國,第三位是日本,吾人何必對第二位的中國特別抱有成見?其實,差別在於美日等國對台灣友好,其之代理權不會被當成對付台灣的政治武器;而中國是台灣的敵國,一旦藥品這種重要戰略物資掌握在其手中,無異如虎添翼,更置台灣於險地。誠如立法院法制局報告的質疑︰如果要求南韓一定要透過北韓的代理商採購疫苗,或要求以色列一定要透過巴勒斯坦的代理商採購疫苗,是一種極度不合理的安排與要求。如此的類比即可看出,要求台灣必須透過中國的代理商採購疫苗的荒謬離譜。

坦白說,台灣對於中企的「大中華區代理權」,並非無法規範、反制。就BNT疫苗事件而言,對台灣具有併吞意圖的中國,其之藥商竟然擁有攸關台灣人性命安危的疫苗「獨家代理權」,並進行明顯的政治操作,已經對國人的醫療人權構成顯而易見的危險。世界人權宣言、世界衛生組織憲章皆明白楬櫫保障醫療人權的精神,而中共對台灣疫苗採購的阻擾,明顯違背了文明世界的普世價值。而國際藥廠並未堅持醫療超越政治的理念,將疫苗代理權獨家授予台灣敵對國家的藥商,實在難辭外界之道德質疑。其次在法規上,法制局報告亦指出,國際藥廠與中國藥商的「獨家代理」合約,隱含對我國藥政管理、投資審查及市場准入權的侵犯。我國醫事法規定,業者若未經過主管機關核准登記,無法經營藥品進口業務。另外,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規定,投資人所為投資之申請,在經濟上具有獨占、寡占或壟斷性地位,或在政治、社會、文化上具有敏感性或影響國家安全者,得限制或禁止之。顯見中企上海復星取得BNT台灣代理權一事,既不合乎國際文明精神,亦違反台灣的相關法律規定。台灣部分政客與民間團體卻因疫苗恐慌,竟然不察而掉入中共的政治操弄,甚至挑動不滿政府的怨懟,可說無意間助長了中共對台的鎖藥威脅。

疫後的世界,將會改變現存全球供應鏈的依存關係,尤其對立國家將不會容忍重要戰略物資對敵人過度依賴。尤有甚者,半導體只是科技商業之競爭,但藥品之爭則攸關民眾的生命健康,更是各國力圖自立的要務。目前政府除了應該正視各國半導體在地生產,如美、歐、日,甚至中國扶植本土產業,對台灣的衝擊;對於兩岸的藥品戰爭,台灣更應關注本土生技業,特別以疫苗研發為先,才能在大規模傳染病流行之際,確保國人的健康。如此更可應對中國以藥品代理權對台威脅,使台灣安度此一新型態的生技恐怖戰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