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台灣民主切忌「惡的循環」

昨日起至八月九日,我國疫情由三級警戒調降至二級,各行業、場所逐步放寬恢復活動。五月以來,隨著台灣疫情升溫,一度陷入疫苗之亂。但隨著疫情受到控制,政府自購、日美馳援、企業捐贈、國產疫苗陸續到位,疫苗覆蓋率超過二十五%,社會民心逐漸沉澱。而且,驀然回首才發現,台灣疫情相對國際依舊好很多,環顧許多國家的第三波、第四波,我們又創造了另一個成功的故事。藍白紅的疫苗之亂沒有成功,北京的疫苗脅迫也沒有得逞。

過去兩個多月的疫情,宛如一面照妖鏡。如果按照「疫苗才是硬道理」的邏輯,在北京阻撓台灣購買疫苗、若干在野黨及其執政縣市自行其是的情況下,中央政府、指揮中心仍在短時間內控制得宜,壓住疫情而重啟正常生活,實屬功勞、苦勞兼具,雖然技術面容可檢討。反倒是,在此期間,誰在誇大台灣的疫情?誰在撩撥民眾的恐慌?誰在配合北京「以疫謀台」?誰把「國難」當作「選舉前哨戰」?誰真正致力於控制疫情?政客的答案,可能不一樣,但最終的答案,要問廣大的國人。

疫苗之亂,所謂的「別再刁難、給我疫苗」,幾乎將民眾的恐慌指數推到頂點。「一中換疫苗」,紅白藍都在催熟社會心理。天算不如人算,藍營高層利用特權搶打疫苗一一曝光,令大家恍然大悟,高喊「開放大陸疫苗,願意帶頭施打」者,原來早已偷走急需民眾的疫苗!而扮演「炮打中央司令部」的柯文哲,轄區爆發好心肝、振興事件,直到今天尚未對外說清楚、講明白。一邊恐嚇「疫苗不足謀殺人民」,一邊任令急需民眾的疫苗被搶打,疫苗之亂就是這麼個戲法。

其中,柯文哲的戲份,特別值得注意。去年我國防疫得宜,柯文哲無用武之地。好不容易,五月機會來了。他以攻擊為防禦,讓人淡忘轄區的阿公店是大破口。「柯學防疫」,處處與中央政府、指揮中心唱反調。訴諸民粹的「柯語錄」,博取不少網路聲量,雖然總體上負面居多。反美論調,也透露了柯式政治布局,他嗆聲AIT前處長酈英傑:「萊豬也吃、軍火也買了,死十一個不算多?」結果,二五○萬劑莫德納來了,他又諷刺是「小弟安家費」,十足的北京觀點。難怪,他會錄影肯定中字媒體的「新聞專業與新聞魂」。鎂光燈下如此,防疫現場呢?士林長照、北農、北藝一一失守,環南市場無法收拾,王必勝來緊急救援,疫情控制之後,他卻來個回馬槍:「王必勝有什麼貢獻」?「柯學防疫」,功過高下,且由國人判斷吧。

這場疫情的因應,中央政府、指揮中心,絕非完美打擊,堅拒入境普篩,疫苗部署缺乏急迫感,放寬國籍航空機組員返國檢疫為「3+11」等,乃至疫苗掛號費風波,值得檢討之處不一而足。不過,跟柯文哲類似,藍營要角的監督與批評,大多不是基於專業科學,而是出自煽動民粹的政治動機。國民黨自詡人才濟濟,不同於民眾黨、親民黨之一人光環。可惜的是,二○一六以來,特別是過去兩個多月,麥克風都在趙少康、羅智強、楊志良等自我標榜「知識藍」的手裡。歪風所及,連尋求連任的江啟臣也將自己名嘴化,白白浪費展現國民黨是民眾另一個選擇的機會。儘管有政治疫情,包括台灣民意基金會、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所做民調,國民黨的民眾政黨偏好,依舊是一成八上下。這是一個警訊,如果走「全民大悶鍋」路線,只圖在民粹主義中打滾,一如蔣萬安老實說的「支持韓國瑜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再加上「同屬一中」背離國內國際主流,重返執政之路難上加難。

有一句古老的格言:「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或許,還可以加上一句:「有什麼樣的在野黨,就有什麼樣的執政黨」。台灣人民堅持民主,成為亞洲民主退潮中的領頭羊,值得我們自傲。然而,政黨政治的實踐,卻逐漸淪為執政黨與在野黨之間的冤冤相報,在野時只顧扯政府後腿,一旦執政又因果輪迴。基於主流民意、國家利益的願景目標、政策制定與理性辯論,一直沒有成為台灣民主舞台的主軸,專業認真者沒沒無聞,「一張嘴花蕊蕊」卻有轟動效應,議員、委員隨便選隨便上。平心而論,民進黨在野時,也有這樣的「同志」。這,就是當今台灣民主之「惡的循環」。如此這般的政黨政治、民意政治,假使進化速度無法超越中國威脅,則「我們與惡的距離」恐怕會越來越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