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以台灣為名

歷盡波折延宕,東京奧運終於開鑼。在全球飽受武漢肺炎肆虐之時,東奧注定要創下紀錄:它是史上唯一「零觀眾」奧運,首次以氫為聖火燃料,開幕式強調男女平等,日本文化特色演出,也適時表現世人與疫情共存的哀愁、團結、希望;「情同與共」(United by Emotion)的大會主題,更突出東奧特色。

一如各國,台灣對東奧的關注,主要在選手為國爭光的表現。同時,台灣也是一個分歧的社會,什麼事情都可吵成一團。事實上,三年前我們就已為東奧進行公民投票。改「中華台北」之名為「台灣」參加一案,在執政當局冷處理的情況,一千一百四十萬人投票中,以四十五%對五十五%的一百萬票差距遭否決,功敗垂成。

台灣尚未正名,國際媒體卻看不下去,紛紛反映真實,仗義執言。有如世人所見,日本公共媒體NHK以「台灣」稱我國隊,其獎牌統計和《紐約時報》不約而同,直接以「台灣」取代「中華台北」。東京鐵塔為東奧懸掛萬國旗,以我國旗取代「中華台北」梅花五環會旗。南韓MBC以「台灣選手進場」報導,電視畫面的國家簡介也是「台灣」(대만)。此外,美國NBC轉播中國隊進場,用了不包括台灣的中國地圖;中國官方為此暴跳如雷,指NBC「玩政治把戲」,「傷害了中國人民的尊嚴和感情」,「影響十分惡劣」。

值得強調,這次我國代表團進場,是按台灣的「タ(ta)」日文字母發音順序,而不是中華台北的「チ(chi)」。相形之下,台灣選手羅嘉翎週日奪得女子跆拳道五十七公斤級銅牌,東奧推特未附上國旗,即有中國人來亂,貼五星旗並叫囂「恭喜中國台灣」。「中華台北」按英文字面意義,可以是「中國的台北」,中國網民故意魚目混珠,我們卻不可自陷羅網。

台灣內部一直有一種看法,自認「中華台北」的「中華」,是「中華民國」,簡稱ROC。不過,ROC的自以為是,在這次東奧被打了一大耳光。緣俄羅斯因運動員近年使用禁藥事件頻傳,東奧只能以俄羅斯奧會(Russian Olympic Committee, ROC)名稱參加。俄國是體壇大國,ROC頓成東奧奪牌勁旅,在獎牌榜名列前茅;英國《衛報》還張冠李戴,把俄國奧會旗誤植了中華奧會旗。

回顧台灣參加奧運,東奧其實也適時且巧合地提醒,五十七年前的一九六四年,東京第一次主辦奧運,台灣代表隊所使用的名稱正是台灣,且在入場名牌加注較小字體的中華民國。台灣在奧運被迫改名及旗歌,非如俄羅斯,因運動員系統性使用禁藥,主要是中國的打壓,加上台灣主政者「漢賊不兩立」的錯誤堅持,遺害至今。

在參與奧運的歷史,我國戰後曾分別以中華民國、台灣、福爾摩沙等名義出席。其間,隨著國際間中國代表權紛爭,從「漢賊不兩立」演變為「賊立漢不立」,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等國際機構組織,且因中國崛起,近年打壓日甚,台灣隨之遭殃,常被強加「中國的」、「中國台灣」、「中國一省」等字眼,變本加厲。

其間,國際曾出現務實主張,如一九七六年蒙特婁奧運,加拿大總理老杜魯道要我國以台灣名義參賽,但遭蔣經國政府拒絕。後來,出現了所謂「中華台北」奧會模式,名稱、旗歌一律改易,一九八四年起以此模式參加洛杉磯奧運至今。曾在奧運短跑得標、且平世界紀錄「飛躍的羚羊」紀政,曾強調三次參加奧運,她所代表的國家都叫「台灣」,因而熱烈倡議「東奧正名」活動。

在國際比賽中,台灣運動員以TPE或中華台北名號參加,若非國際媒體說明,世人難知此隊來自何方?名不正言不順,這次東奧,日韓美等國際媒體直呼「台灣隊」,既簡單明白,也符合常識和事實。怪異的是,台灣反而有不少報導,至今仍以「中華隊」稱自己的國家代表隊,連國家通訊社也如此。

東奧關於台灣正名的事例,反證了「中華台北」模式的不現實,也凸顯在台灣認同已近三分之二的今天,類似「東奧正名」的台灣正名工作,自須努力以赴。最近,我國要在立陶宛設立台灣代表處,駐美代表處名稱改台北為台灣,也在美國國會有所進展,都是顯例。誠然,阻擋「台灣是台灣」,千方百計要讓「台灣不是台灣」的內外勢力強大,但在國際普遍關注台灣及台海情勢之時,正是積極推動以台灣之名,通行國際的良好時機。東奧已有好的範例,要在國際社會正名,台灣須自己先正名,主政者尤不能錯失邁向正常國家的重要任務與時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