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人品高下立判 我看陳建仁與楊志良

人品高下立判,我看陳建仁(左)與楊志良(右)!(報社合成/資料照)

◎ 李棟洲

台灣首批AZ疫苗三月三日到貨,三月廿二日開打。

陳建仁,七十歲,三月十七日、四月十四日接受第一、二劑高端研究注射,五月廿八日民視訪問中公布。

楊志良,七十四歲,四月十五日接受聯亞第一劑注射,隔天即見報周知為聯亞最後一位收案者。

陳建仁,七月十四日因疫情嚴峻,食藥署同意高端在原本最後一劑九十天後方可個別解盲,可提早至六十天後通知受試者,所以被台大醫院通知接受的是安慰劑(此前已有三百位接受安慰劑者被通知),並詢問是否參加延伸計畫接受兩劑高端,陳建仁同意繼續接受高端疫苗研究。

楊志良表示,在醫療倫理上,理應在疫情升溫之際主動告知對照組,但他多次詢問聯亞都不得而知,負責的護理小姐說要問醫師,醫師說要問公司,沒有得到答案,因此他放棄試驗,前往接種公費AZ疫苗。

雙盲,就是受試者於研究醫師/管理師均不知施打內容物的研究,再如何逼研究員也不會得到答案,楊志良公衛教授應該懂這原則。若在人體試驗委員會未同意前,提早私下告知個別受試者研究內容與結果,可能整個實驗結果都會被質疑而失效,楊志良是統計教授,應該有這常識。當初已有AZ可打還願意敲鑼打鼓參與聯亞研究,不知是對國產疫苗有信心,還是為隔天上新聞;待疫情變化就放棄試驗改打AZ,楊志良曾是衛生署長,應該有些期待。

所有受試者同意書中,一定有寫「受試者可以在任何時間點不需任何原因退出研究」,這是受試者的權益。我想,楊志良表示他問了三天才知道他打的聯亞實驗組疫苗沒有抗體,應該是在主動退出研究後才被告知的吧?若他打的是AZ而非莫德納,那推斷時間應該距離實驗第二劑後沒多久就去打了。對研究單位而言,前面的付出都付諸流水,且是個負宣傳。

七月十四日,陳建仁才被台大醫院個別告知打安慰劑,七月十五日,北市議員就大聲喧嚷他打了高端疫苗。我不知是哪個人、哪個單位、哪個心思洩密,議員可能賭高端實驗中,七分之六受試者打高端疫苗、七分之一打生理食鹽水,所以誣陷陳建仁打了疫苗。在陳建仁駁斥議員「憑空捏造事實,深感震驚痛心」後,議員不對誤傳陳建仁打高端疫苗之事道歉,反而不圖查證,更加抹黑扯其他莫須有罪名。

筆者佩服所有願意支持國產疫苗者;疫情嚴峻下,我應也會做像楊志良一樣的選擇,因此個人非常佩服陳建仁的心胸。楊志良的選擇絕對沒有錯,只是在聖墓騎士前,人品高下立判。

(作者為醫師,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