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姜皇池/海洋強權軍艦無害通過權的角力戰

七月中旬,美國導彈驅逐艦「本福德號」在西沙群島海域航行時,遭中國軍艦監控及驅離,並指控美國是「南海安全風險製造者」。美軍第七艦隊則強調,此為符合國際法的自由航行任務。(取自維基百科)

姜皇池/台大國際法教授

近年中國軍機與軍艦不斷擾台,台海是國際關係不穩定的熱點,亦是美日與中國相互對陣場域;與之同時,環克里米亞半島的黑海海域,歐美與俄羅斯間的角力,同樣引人關注。今年六月下旬,英國飛彈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在黑海的克里米亞十二浬內海域,遭俄國軍艦開火示警,甚至以戰機投擲炸彈,迫使英艦改變航向,離開該海域,此是冷戰結束以來之所罕見。

而在南海,七月中旬,美國導彈驅逐艦「本福德號」(USS Benfold DDG-65)在西沙群島海域航行時,遭中國軍艦監控及驅離,並指控美國是「南海安全風險製造者」。美國則一仍往昔,對於西沙群島十二浬宣稱有無害通過權,至於在南海任何島礁十二浬外,則堅持擁有航行自由。事實上,中國一九九二年所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第六條規定:「外國軍用船舶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須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批准」,確實否認軍艦享有無害通過權;然另一方面,中國軍艦卻亦曾穿越日本領海,並聲稱行使無害通過權!

俄羅斯亦同,一九八九年解體前的蘇聯曾與美國共同合作,發表《規範無害通過國際法規範之統一解釋》(Uniform Interpretation of Norms of International Law Governing Innocent Passage),強調包括軍艦在內的一切船舶,在第三國領海,無庸通知沿海國或取得沿海國同意,皆享無害通過權,美蘇兩國更曾「共同捍衛」軍艦的無害通過權。然曾幾何時,俄羅斯做為蘇聯的繼承者,似乎對先前立場有所改變,向中國靠攏?

再回到英俄角力事件,英方事後堅稱其軍艦是依據國際法,在「烏克蘭」的領海行使無害通過權,俄國僅是在周遭海域進行例行性砲擊演習,並沒有針對防衛者號有任何警告射擊,更沒有在航線上投擲炸彈。但根據俄方及英艦隨行記者的說法,俄方在當下即以無線電嚴重警告英方行為,並派遣多架戰機及軍艦採取警告性作為,再加上事後俄國國防部聲明與普廷言論,顯然就是針對英艦開火。

第一,若英國認為其所航行水域是烏克蘭領海,但卻又提及俄國在該海域進行實彈軍事操演,彷彿是承認該海域是俄國領海而得軍事演習?如此顯然無益於支持烏克蘭擁有克里米亞及其周邊海域;第二,若英國主張:即使該海域是俄國領海,俄國亦不應以如此具威脅的攻擊行為,阻止或限制他國軍艦無害通過,即使非為無害通過,亦僅得要求英國軍艦離開領海。然英國卻解釋俄國行為並非針對「防衛者號」,彷彿要協助俄國合理化其開火行為,但俄羅斯國防部卻直接聲明:就是針對英艦開火;普廷甚至表示必要時若將英艦擊沉,亦不擔心。英國如此唾面自乾的解釋,僅僅顯示對此似亦無可奈何。

在此等爭議中,核心問題無疑是強權們的實力角逐,而此間對國際法而言,毋寧是環繞著軍艦是否享有無害通過權的老問題。而從上述數起事件中,彷彿可感受以往認同軍艦擁有無害通過權的俄國,在此案似有認為軍艦不具有無害通過權的跡象。而中國向來認為軍艦沒有無害通過權,至今仍如此表示,但卻在第三國領海主張無害通過權!對中國與俄羅斯之雙標行為,或許僅能從集權國家無視法律的政體本質檢視,本國法律向來僅當作擺飾,必須「為黨服務」,至於能否期待渠等遵守有外力可資制衡的國際法?樂觀點是尚待期日,悲觀點恐是緣木求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