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跳脫中國的彈道飛彈陷阱

做為一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中共依恃恐怖手段在國內維繫權力,並在國外擴張勢力。這就是中共政權愛用彈道飛彈的原因。(歐新社檔案照)

◎易思安(Ian Easton)

在談論關於台灣防禦的話題時,幾乎所有人到頭來都會提到中國的彈道飛彈將帶來「無法克服」的考驗。一九九五至九六年的台灣海峽危機期間,中國共產黨將彈道飛彈當做政治作戰的工具。中國人民解放軍朝台灣鄰近水域發射飛彈,企圖破壞台灣首屆自由公正的總統直選,惟當時發射的其實是「空包彈」,中共的政治計謀並未得逞。儘管如此,此事已對台灣人造成心理創傷,並成為永遠無法淡忘的經驗。

按理來說,大家最應該擔心的不是中國的彈道飛彈,而是巡弋飛彈,或是魚雷、水雷、狙擊彈、惡意軟體、自殺攻擊無人機或匿蹤戰機等武器。如果要說出我們最不該掉以輕心的一種,可能就是暗中滲透的惡意宣傳。

共軍飛彈 無法讓台灣淪為廢墟

凱瑞.格薩內克(Kerry Gershaneck)的新書《政治作戰:打擊中國「不戰而屈人之兵」計畫的戰略》(Political Warfare : Strategies for Combating China’s Plan to "Win without Fighting",暫譯)指出, 我們日復一日被無所不在的不實資訊轟炸。這些不實資訊毒害我們的民主,掏空我們自由社會的根基。格薩內克注意到:「中共極為擅長施展他們特別狠毒的『政治作戰』模式。中華人民共和國版本的政治作戰,帶來的不只是單獨一項挑戰,更是對美國及其友邦和盟國的生存威脅。」

如果五角大廈是由理性行為者主事,運用在新型戰機、航空母艦和坦克上的經費可能會減少,轉而大力挹注發展美國自身的政治作戰模式。然而,國家安全當然與邏輯思考沒什麼關聯。這場競爭的重點在於政治作戰,而政治作戰的重點在於操控情緒。

恐懼之類的情緒尤其能夠壓制理性思考,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面臨更迫切的危險。想想看,每年被牛攻擊而死亡的美國人,比死於熊、鯊魚、蜘蛛、蠍子、鱷魚和美洲獅攻擊的人數加起來還多。然而,甚少有美國人會害怕牛,遑論害怕狗和白尾鹿等更致命的動物。

做為一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中共依恃恐怖手段在國內維繫權力,並在國外擴張勢力。這就是中共政權愛用彈道飛彈的原因;彈道飛彈可以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並驅使外國人陷入恐慌。然而,與中共編造的神話不同,中國的彈道飛彈沒有能力讓台灣淪為一片廢墟,也沒有辦法重創美國在日本和關島的軍事基地(除非北京動用核武,而這種瘋狂行徑勢必導致中共滅亡。)

思及戰爭時,保持謹慎永遠是明智之舉,但在毫無事實根據下耽溺於終將失敗的想像,卻不是聰明的做法。

飛彈防禦網目標 25、25、20、20、10

對於美國和台灣軍方而言,沒有必要去研發搜尋中國人民解放軍飛彈發射器的精良技術,因為一旦開戰,中國境內還有更重要且無法移動的目標,將淪為「戰斧」和「雄風」巡弋飛彈的祭品。這些假想目標包括:政治領袖辦公地點、軍事指揮所、通訊節點、衛星地面站、雷達站、機場、港口、鐵路轉運站、橋樑和後勤基地等。而最有利的攻擊目標,或許是中國的供電網絡。

比起追蹤數以百計的飛彈發射器,還有更好的方法可以降低中國彈道飛彈的威脅。為此,做為未來的努力方向,美國主導的整體飛彈防禦網,應該按照以下五個數字:25、25、20、20、10,鎖定相應目標。這些數字不是密碼,也不是數學公式。

這些數字是筆者為以下建議所設想的速記方法,分別代表:民主國家應該擁有充足且高存活性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發射器,得以在解放軍飛彈來襲時,攔截其中的二十五%;民主國家應該建立完備的電子戰和網路戰實力,以進一步癱瘓、侵入及摧毀另外二十五%飛彈;民主國家應該充分進行偽裝、隱藏和欺敵部署,確保二十%的敵軍飛彈浪費在錯誤的目標或「幽靈目標」(ghosts)上;民主國家應該具備以飛彈迅速反制的能力,摧毀中國軍隊二十%無法移動的地面飛彈設施。最後,民主國家應該規劃足夠自我強化、風險分散和承受打擊的能力,並可快速修復,以確保一旦剩餘的十%中國彈道飛彈擊中目標時,傷害不至於大到足以削弱聯軍的行動。

記住這組數字:25、25、20、20、10。這些不帶感情的數字,可以幫助我們克服衝動的情緒。

瞄準東亞的中國彈道飛彈仍具致命性,但絲毫沒有勝利的希望。台灣周邊已經建構完成可反制空中及飛彈攻擊的防禦網,美國和台灣軍隊應可挺過開戰之初的數小時,保留主要實力應付中國東南沿海及跨越台灣海峽的延長戰。

彈道飛彈戰力 與重型砲彈差不多

彈道飛彈做為恐懼的載體十分有效,但在戰場上的實際影響力,與重型砲彈相去不遠,只是成本高出許多罷了。中國軍方直到最近才具備比較可行的長程打擊能力,這是中共宣傳機器一直竭力掩蓋的事實,好像擁有這些受到吹捧的飛彈就是其最終目的,或者將這些武器當成「撒手鐧」。事實上,這不過是報酬迅速遞減的投資。

在發動第一擊後,中國只能浪費資源進行騷擾式的突擊行動,而且規模只會愈來愈小。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火庫不足以打一場曠日廢時的戰爭。在擔心自己有一天會奉命跨越海峽的中國兩棲部隊看來,要削弱台灣的防禦以便於入侵,飛彈是完全不適合的次等選項。

彈道飛彈只是中國國家施暴大隊的工具之一,將其視為無堅不摧只是個陷阱。對於集擴張主義、極權主義、極端民族主義於一身,並進行種族滅絕的共黨政權來說,彈道飛彈並未比其他任何武器還嚇人。我們的確應該防禦彈道飛彈,但不值得為此過度反應。

◎易思安(Ian Easton)

(作者易思安為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資深主任、《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國際新聞中心孫宇青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