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中國共產黨萬歲?

中共建黨一百年、建國七十年,又怎樣呢?民主體制下,政黨之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政府之長長短短、短短長長,尋常事體,無啥稀奇。中國黨慶、國慶之特別怵目驚心,是因為沒有合法性的中國政權已成為破壞全球文明的邪惡力量;中共能不能撐下去?撐多久?全球關注的重點在此。

以兩大國際媒體的報導為例,BBC與《紐約時報》同時發表了完全對反的不同預測。BBC訪問並報導《中國政變》的作者蓋思德(Roger Garside),他曾任英國外交官,在觀察中國政情達六十三年後作「慎思熟慮」後的斷言:「中共精英策劃的『政變』將推動中國和平過渡到民主體制。」老實說,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即使真有「政變」,習大大下台了,上來的一定會走向民主?恐怕不然。蓋思德秉持的是自由主義樂觀的思維,認為自由、民主是普世價值。

美國思想史家史華慈(Benjamin I. Schwartz)強調:中國二千年來除了「王權」此一深層結構的存在外,沒有任何替代品。習近平要成為毛澤東第二,坐毛澤東的龍椅。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底,在延安的一個會上,周恩來向毛自我檢討,突然下跪連聲說:「我認罪、我認罪。」毛厲聲斥責:「你不是罵我是封建皇帝嗎?」周回應:「主席的確是中國革命的皇帝。」從毛看習,不正是一群奴僕跪在習皇帝腳下。奴僕怎敢「政變」?今天出得了林彪?

與蓋思德對立看法的是發表在《紐時》上的練乙錚專文〈中共一百歲了,還會活得更久〉。練是香港《信報》前副總編,土生香港人,參與香港民主運動後被迫遠走日本,他站在第一線親歷中共彈壓香港的厲害。他批評西方那些指中共會滅亡的人是大錯特錯。中共「為了保持對十四億人口的控制和有效統治」,採用古老但高科技化的「盯人」系統,中國人,尤其漢人,早習慣了這種監控系統,少說已被「盯了二千年」。其實中國人豈止被「盯」慣了,從來就是生活在「皇恩浩蕩」的統治下;毛皇帝之後有鄧皇帝,鄧皇帝後有習皇帝,中國人已經忍受了兩千年了,繼續再忍受下去,有差嗎?生活還是要過下去。

去年七月美國國務卿龐皮歐演說,呼籲中國人民改變中國共產黨。習近平立即回應:「中國人民絕不答應。」到了今年七月一日,習近平再次強力反擊:「任何想把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對立起來……的企圖,都是不會得逞的!九千五百多萬中國共產黨人不答應,十四多億中國人民也不答應。」《人民日報》署名文章綜合習近平的話語:「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不然咧?香港就是活生生擺的眼前例子,看著黎智英赤裸裸地家毀業破人囚;共產黨不答應,中國人敢表態?

一如史華慈的提問:中國千百年來為什麼受苦於權力毫無節制的結構而不挑戰?這個大哉問,今天更適用。中國人誰敢嗆聲?了不起是消極不合作的遂行「躺平」主義而已。中共最近對付加密數位貨幣,一位雲南經營商劉洪峰一句話:「在中國,你不會與共產黨對著幹!」這就是答案。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