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我們都被打過「恨針」

◎ 李旺台

我這一代人,大約從一九四八年就開始了,課本裡充滿了「反共抗俄」、「萬惡的共匪」、「殺朱拔毛」等仇匪恨匪的內容;每天走路上學,校門口、圍牆邊有紅漆的大字,提醒師生不可忘記國仇家恨;走進教室,面前的黑板上面和後面佈告欄上方的空白處,一定有那些仇恨的字句;在操場跑步時,跑過之處,要打倒誰的大字標語,總是在跑道邊跟著你。稍稍長大些,去鄉公所、去農會,去任何集會的中山堂、禮堂,前面後面,左右四方,只要一張眼,「萬惡」、「仇殺」、「打倒」等詞句,曾經充塞在我的腦海裡,從幼年到青少年到青年。

唸高中時,有一次全班奉派去救國團聽演講,台上的教官口沫橫飛,唱作俱佳,曾讓我真的對敵人憤恨,恨不得趕緊畢業,去考軍校,去投筆從戎,快快投入殺敵的隊伍。

遙想當年,「共匪」是誰,長得是圓是扁,到底做了什麼事,我一無所知,卻在師長灌輸和一股社會氛圍中,真真實實恨了人家幾十年,大約到服兵役時,才漸漸覺醒到,原來我們這代人從小到大受到一種極為荒謬的「恨的教育」,都被打過「恨針」。

台灣島國上的住民,一代一代的嬗遞,政治上經歷多次政黨輪替,社會上藍綠到處吵架,藍綠之外,現在又加上紅的和白的。紅的那邊適時製造大量假訊息,透過LINE散布,加劇了本島藍營同胞的恨意。手機裡三不五時傳來驚悚的詞句,中研院一位院士出來反對國產疫苗,藍營群組高呼「這是武昌起義開的第一槍」、「風雲起,山河動」;政論節目上有名嘴說指揮中心謀財害命,是可惡可恨的無良政府;羅智強罵「乞丐疫苗」,黃珊珊在臉書炫耀她拒接防疫指揮官的電話,反罵指揮官「會遭到天譴」。他們的謾罵含帶太明顯的仇恨意識,是那些年被注入血管內的「恨針」再一次發作了嗎?是當年對共匪的恨,轉彎掉頭,恨到台灣執政當局頭上來了嗎?

仇恨黑雲在這個國家的天空盤旋不去,恨意和恨意一直在相加,令人擔憂。請我國的網軍、國安團隊不要認為這只是尋常的政黨競爭,中共只要每天製作假的和半真半假的訊息,餵食台灣的各種媒體,就可以很輕鬆地分裂、擊碎我們的國家。

(作者是退休媒體人,現專事寫作)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