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美國與日本才是真朋友

繼日本之後,美國捐贈我國的兩百五十萬劑武漢肺炎疫苗,週日運達。美、日相繼義助台灣,出自人道關愛,捐贈時都提到回報台灣在疫情之初提供口罩及醫療物資,甚且不忘十年前對日本三一一地震的踴躍捐輸。這就突出了美、日、台同屬民主自由國家,共享普世價值,民主大家庭在困難中互助的人性良善循環。這一及時義助,讓台灣人民再次深刻體會,美、日才是真朋友;有如蔡英文總統感謝推文所引用英文俗語:「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台北一○一、圓山飯店的點燈,「產經新聞」的致謝廣告,如實表達了台灣人的由衷謝意。

除了動人的良善價值,從國際大局看,美、日義助台灣,不啻適時瓦解了中國對我「以疫促統」的疫苗勒索。美國從原先的七十五萬劑增為三倍多,日本傾其當時庫存AZ疫苗相贈,且都繞過COVAX費時程序而直送,讓我國無條件多得三百七十多萬劑疫苗,既彰顯兩國友情之可貴,也反映美、日對中國所作所為看不下去。「紐約時報」引述美方官員說,美國知道台灣取得疫苗面臨不公平挑戰,這次捐贈顯得更為重要。「美聯社」指出,這次捐贈具有公共衛生和地緣政治的雙重意義,都貼切地點出美、日適時之舉的意義。

相較於美、日以實際行動展現讓台灣人感動的義舉,中國的所作所為醜陋而令人齒冷。它至今不願面對武漢肺炎起因徹底調查的國際要求,疫情肆虐期間仍以軍機、軍艦騷擾台灣,更惡質的,對我國發動疫苗攻勢。其手法一言以蔽之,口袋戰術是也:既在國際間阻撓我國取得所需疫苗,同時在我內部進行認知作戰,滋擾分化,以脅迫台灣只能接受中國製造或代理的疫苗。一如以往,它趁亂下手,漂亮話說盡,壞事幹絕。

中國的疫苗攻勢凌厲,卻邪不勝正。本質上,中國疫苗有效性可疑,為歐美先進國家所不取,使用的後進國家接種後再染疫的案例頻傳;更重要的,五月底的民調顯示有四分之三台灣人不會接種中國疫苗。其次,中國使出「一中疫苗」攻勢,在BNT疫苗一案伸出黑手,卻反指台灣積極外購為「以疫謀獨」,做賊喊抓賊,是其一貫手法;美、日適時出手,頓時讓中國疫苗攻勢破局。

台積電與鴻海參與疫苗洽購,經政府授權,達成「原廠製造、原廠包裝、直送台灣」,也有助開創政府與民間合作尋求突破。鴻海先是高調提案,卻因未取得BNT原廠授權書而原地打轉;在上述三原則與合約不出現「中國台灣」的保證之後,如能成事,國人樂觀其成。本案顯示,買疫苗不是上菜市場買菜,也不像買口罩那般單純,國際間大家都在搶貨,且疫苗涉及接種的免責問題,原廠因此只願與國家政府打交道。從而,前一陣子不少地方政府或民間團體宣稱有辦法買到疫苗,卻連送件的基本文書作業都闕如,猶高喊「政府卡關」,除了好出鋒頭以添亂,誠不知其居心何在。

中國疫苗攻勢,很大部分在「從內部瓦解敵人」,趁疫情升高,疫苗不足,人心不安,於台灣內部作亂。中國在台灣可供差遣的勢力,除了部署的第五縱隊,因國家認同錯亂而生的同路人,連欠缺對國家基本忠誠的政客也常為其搖旗吶喊。他們利用人心不安,擴大政治鬥爭,羞辱行政官員,把公共衛生的疫苗採購變成政治問題,讓疫苗從「乏人問津到稀缺搶手」,政治社會一時之間陷入危疑震撼之境。就此而言,美、日疫苗適時而至,兼具抗疫、安定人心與破解中國圖謀的多重效應;無怪乎中國同路人要以「疫苗乞丐」冷嘲熱諷,但絲毫無損民主國家間的人性良善,只暴露當事人卑鄙醜陋的人品格調。

疫情除了凸顯真朋友的可貴,照出政客忠奸的本質,也是政治人物能耐和格調的考驗。首善之都的台北市,確診案例全國數一數二,不論防疫或疫苗接種都狀況百出,總以高智商自詡的市長出錯砲打中央、推給屬下,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近日處理果菜市場集體染疫,同樣推諉卸責。至於偷打疫苗,被指關說的民代稱只是「轉達訴求」,偷打的當事人以「特權」的定義不同自辯;從市長、民代到名人,這個城市果真令人難以恭維地「天龍」。

疫情突出人性,台灣所需要的,是以命運共同體的行動對抗病毒。「美國之音」訪問在「產經新聞」刊登感謝日本廣告的台灣人,難道不擔心被中國列入黑名單,他的回答:如果堅持理想而被列入,「一個人沒有理想,還要什麼?」這正是台灣所需要的氣質與決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