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傅正未及提出的「創黨宣言」

◎ 游錫堃

傅正先生是民進黨的創黨元老,1991年的今天過世,雖然他離開人世已有30年,但他的威武不屈、貧賤不移的人格與風範,將永垂台灣。

傅正先生最令我敬佩的是他對民主政治的堅持。從1960年的「中國民主黨」到1986年民主進步黨的組黨運動歷程中,無論大環境如何改變,他始終堅定追求民主,他說;「民主是唯一的一條生路」。為了民主,他不惜以自己的自由與生命為代價。對傅正先生來說,民主是他的核心思想,民主高於民族、民主超越省籍、民主跨越統獨、民主是最高的價值與道德。這是同為中國出生移民來台的自由主義人士中,他比其他任何人偉大的地方。

在傅先生過世30週年的今天,我特別要藉這個機會向傅先生懺悔一件事情,並希望為傅先生向世人澄清一個疑問。有人問:「1986年9月28日在圓山飯店組黨,為何沒有創黨宣言?」有人質疑:「傅先生於7月中開始研擬創黨宣言,為何他會說,他『因9月28日圓山飯店通過創黨決議,時間倉促,未及提出』?」(註1)

事實上,這件事情應該怪我。因為我以「1986黨外選舉後援會召集人」身分,從8月24日開始籌畫起,到「928圓山組黨」期間,雖然積極籌備,但卻守口如瓶,連「秘密組黨10人小組」也在我保密的範圍內,在參加的7次會議中我從未透露過一絲訊息。直到1986年9月27日下午,才告知10多位黨外核心分子(註2),所以,同屬「秘密組黨10人小組」成員之一的黃爾璇先生當場就感歎地說:「可惜我們到現在才知道明天是最好的日子,實在太慢了。不過,如果想組黨,晚上可開夜車,把原來擬好的文稿修改定案。」(註3)在那之前,傅先生不知道我們秘密計畫要在9月28日突襲組黨,因此,傅先生寫的「創黨宣言」雖然已經完稿,但是來不及另外召開「秘密組黨10人小組」會議確認,才會「因時間匆促,未及提出」,致使圓山組黨時「沒有創黨宣言」。而這篇沒有對外發表的創黨宣言(註4),後來以史料的形式發表,深具歷史意義。

在懷念傅正先生對台灣民主政治的貢獻之同時,面對專制中國無止息的霸凌及香港悲慘命運,為了保護台灣,我們應該將百年來前輩先賢們,為民主奮鬥不畏不懼的精神發揚光大。今天紀念傅正先生,也是在提醒我們彼此,不要忘記台灣艱辛的民主化歷程,應該好好珍惜得來不易的成果。

(作者現任立法院長)

附註:

註1:蘇瑞鏘,2008,《超越黨籍、省籍與國籍-傅正與戰後台灣民主運動》,頁195。台北:前衛出版社。

註2:陳柔縉整理,游錫堃口述,1992年3月22日,〈組黨那時候我們對太太都要保密〉,《新新聞周刊》,263期,頁89。

註3:黃爾璇,2001年11月17日止稿,〈民進黨的誕生,民進黨建黨秘辛1986 0927【土】組黨綜合會議第三次〉,《黃爾璇日記》,家屬收藏未出版。

註4:蘇瑞鏘,2008,《超越黨籍、省籍與國籍-傅正與戰後台灣民主運動》,頁195至198。台北:前衛出版社。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