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反思台灣,反思本土

◎ 李敏勇

蔣氏父子逝世後,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領導人,外來與本土均有,少數統治不得不的轉變,一些被拉拔的台灣人,大多只仰仗鼻息,甚至比不上有些外來有識之士的風骨。李登輝繼起,殘任二年,國民大會選舉六年,人民直選四年,共十二年的總統、黨主席,為中國國民黨台灣化及中華民國在地化努力,但不盡其功。許多不脫殖民性的中國國民黨人,對李登輝其實懷有恨意,說明白就是對台灣本土主體性的敵視。

一些中國國民黨人甚至認為中華民國是他們的,什麼在地化?台灣化?是大權旁落。不如戴罪立功,附和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制台灣的民主化、自由化。從反共愛國陣線到中國新黨,就是這種意識形態牢結作祟。一九九○年代初,台北市長再開放民選一役,趙少康歇斯底里的戰鬥性,彷彿末日將臨,群魔亂舞,是活生生的寫照。連戰被李登輝培養接班,二○○○年總統大選,許多黨人支持中國純度更高、脫黨競逐大位的宋楚瑜,就是。殖民意識論者常以「省籍意識」對台灣人反咬一口,說三道四,其實自己才嚴重。

李登輝錯估了連戰的台灣性。二○○○年的總統之役,因宋的競逐,連戰甚至落至第三名,陳水扁脫穎而出,成為首任政黨輪替總統。連見笑轉生氣,逼退李登輝,成為中國國民黨主席。拉攏宋為副手,二○○四年再選,仍無緣大位。後來,他匍匐於中國之途,在中國統戰的「連爺爺,您回來了」聲中,「呵呵呵」笑了。台灣與中國特殊國與國的關係,被他糟蹋了。這樣的人,會被尊重嗎?天曉得殖民意識中國論者怎麼看他和他家族?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少數統治原理就是以台治台,許多附和黨國體制的台灣人,利大於義,並不被尊敬。一些台灣人政客在黨內唯唯諾諾的奴才相,成為殖民性中國論者的笑柄,也傳遞錯誤的台灣心境,更頗多是黨國戒嚴宰制的共犯結構、分贓體系。都什麼時代了,有台灣人中常委在黨們議事場合把孫文神化成真君,馬屁也拍到正為主席連任焦頭爛額的江啟臣。看台上那些笑得東倒西歪的領導班子側頭遮面,號稱政治學者的這位黨主席,在殖民性中國論者心目中又是什麼?

(作者為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