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變形變色 流亡黨國

◎ 李敏勇

中華民國取代大清帝國,是經由民族革命,國徽、黨徽一個樣,黨國一體,在中國只有卅八年歷史,後來流亡據佔地台灣。取而代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經由社會革命,標榜人民民主,其實是中國共產黨專政。寡頭壟斷的權力形式演變成習近平的稱帝化,一個反動大國正威脅民主化發展的文明世界。中國,成為台灣問題是歷史,也是現實。

中華民國當年以流亡國家存在於台灣,是因為代表盟軍接收、進佔的太平洋西南海域這個島嶼,也因冷戰時期美蘇對抗形勢,台灣做為美國前線,在韓戰之後需要被守護防衛。美國曾想放棄蔣介石這個不盡可靠的盟友,在舊金山和約日本放棄台澎時,未言明歸屬。蔣介石的流亡中國政府中華民國,因此在台灣倖存。

蔣氏黨國以仇匪恨共凝聚中國國民黨黨國意識,從反共抗俄到反攻大陸、殺朱(德)拔毛(澤東),白色恐怖時期的戒嚴體制,被以共匪同路人治罪加害的不可計數,比起二二八事件清除統治障礙台灣人知識份子文化精英,一九五○年代的冤魂除了台灣人,更包括「外省人」。台灣的民主運動史,曾是在地台灣人和「外省人」共同協力的志業。反過來說,黨國體制長期反民主,也是「外省人」和一些台灣人共同的作為。

台灣的民主化新國家,原是不分先來後到、生活在這塊土地人們共同的憧憬,脫中國性也是國家正常化必要的過程。昔日,雷震等人的「中華台灣民主國」論,被蔣介石治罪,失去流亡國家在地化的機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後,蔣氏父子從漢而賊。

不同歷史際遇、生活在台灣的人們,形成命運共同體的努力,現在受到黨國殖民意識群的破壞。他們藉民主,反民主。什麼共識論,什麼兩制論,黨國幽靈作祟罷了!

一些心態上投共附中的黨國殖民意識論者,昔日搖旗吶喊治人叛亂罪。時空倒置,治罪於人者犯其罪。民主化的台灣,本應是共同的憧憬,但民主並非黨國論者之愛。他們在意的是宰制台灣的權力,現在只看中國共產黨這個昔日之匪的臉色。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說:一九四九年,中國人民就終結了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還執迷不悟,流亡殖民可惡在此,流亡殖民可悲在此。

(作者李敏勇,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