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該加重過失犯的刑罰嗎?

◎ 吳景欽

太魯閣號在花蓮清水隧道口前,遭工程車滑落撞擊,造成重大死傷。承包商李義祥,雖已經法院同意羈押,但因其所涉及的過失致人於死罪,最高僅為五年有期徒刑,不免讓人有刑罰過輕的質疑。

依據刑法第一八五條第一項,損壞或壅塞陸路、水路、橋樑或其他公眾往來之設備或以他法致生往來危險者,就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且根據同條第二項前段,若因此致人於死者,還可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此次事故,肇因於李義祥在斜坡停車,因未能有效止滑,而使車輛落入火車軌道,致釀成重大傷亡,似乎就可依據此重罪來處罰。

惟對違規停車並不該當損壞或壅塞,且能否算是以他法致生往來危險,實也很有疑問。更重要的是,這在學理上稱為結果加重犯的類型,前階的壅塞行為必須是故意、後階的致死部分必須是過失。故行為人即便對工程車可能煞車不靈有所預見,但對滑落至軌道卻非其所願,僅能是有認識的過失。若要以故意壅塞往來設備致人於死罪來處罰,實會碰觸到罪刑法定的紅線。

故針對違規停車,且未做好防止車輛滑動的措施,致造成重大傷亡,就僅能成立過失致人於死傷罪。而雖然被害者眾,但因違反注意義務的行為只有一個,依據刑法第五十五條的想像競合,就只能從一重罪,即法定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法第二七六條之過失致人於死罪,致與故意殺人既遂罪,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有著極大的落差。

也因過失犯的刑罰不重,亦連動至檢察官向法院聲請羈押被告時,往往會以具保、限制住居與限制出境來替代。這於此次太魯閣號事故,檢方一開始對李義祥聲押,法院並不裁定羈押,就可看出端倪。

故現行過失致人於死罪,是否要提高法定刑,總在每次公安事故後被提出,卻總是不了了之。一個主要原因,即是涉及注意義務違反的過失犯,不僅種類繁多,所涉及的法益侵害也有輕重之別,實很難只靠法定刑提高到十年、甚至十五年有期徒刑,就可解決。若果如此,或可從危險交通行為致人於死的類型,先將刑罰加以提高來開始。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