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雲林人的悲哀

◎ 林文彬

昨天前台水公司董事長郭俊銘投書〈從張忠謀一句話談水補貼〉,文中從水資源看見企業的社會責任與誠信,難怪張忠謀先生取之有道,令人敬佩。但反觀六輕之於雲林,可說是雲林人的悲哀,而且更加悲哀的是,縣府還一直搞不清楚狀況。

筆者在三月臨時會提案主張「台塑總公司應遷來麥寮」、「台塑應為工安提撥災賠準備金」、「監察院應查咎集集攔河堰對雲林之危害與解決」等質詢縣長,六輕用水多少?她說只占六%;又集集攔河堰花費多少錢蓋的?她竟不知道。〈郭文〉正好可給些答案,也給雲林人一個自知之明。

要知六輕單從「水補貼」獲取的利益,一年就高達約五十億元,另政府「耗費巨資興建」為其攔截水源的集集攔河堰,造價更是二百五十億元。但其對雲林造成《濁水溪還是溪嗎?》的危害可觀,因為濁水溪無水,導致外傘頂洲的縣土流失、揚塵使縣民「吃飯攪沙」、地層下陷猶怪罪農民鑿井抽水。縣民受限於就業機會,忍氣吞聲,卻飽受六十多次工安意外爆炸火警,以及鎮日空氣污染,和罹癌的蹂躪。但縣長對此竟說,工安意外才十幾次。這種悲哀還要有人去「翻白眼」嗎?還要有人去拍《糖果工廠的祕密》嗎?雲林人的悲哀,就是縣府還是搞不清楚狀況。尤有甚者,這出海口的河道已被堵塞了,是要擋下洪峰淹死自己的嗎?

(作者為雲林縣議員,前虎尾鎮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