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從張忠謀一句話談水補貼

◎ 郭俊銘

二○一六年十二月初,我跟台水同仁去拜訪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現任總裁魏哲家也在場。

當時台積電是我們自來水公司第二大客戶(僅次於中鋼),在百大客戶中,台積電製程使用的原水,百分之百都是自來水,每噸十一.五元;然而,他們將用水不斷循環,再處理成本卻高達每噸二十五元。因此,我向張董事長表示,當時寶山、寶二兩個水庫都滿水位,加上頭前溪川流量很大,水源豐沛,建議台積電公司可儘量再向台水採購每噸只要十一.五元的自來水,製程回收水只要處理到合格就放流,這樣可以讓他們節省每噸二十五元的水處理成本。沒想到,張董事長回答我們:「雖然跟你們買水,比我們自己處理節省很多費用,但這是我們公司對環評的承諾!」

這一席話,令我們對台積電、張董事長的誠信肅然起敬!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資料照)

之後,我請公司同仁盤點台水前一百大用戶,看到很多高污染產業如石化、造紙、煉鋼、紡纖、甚至大飯店等,股票上市,自來水用量竟沒預期大,詢問之下才知道,許多公司申請地下水水權,鑿井抽水供應生產所需,唯一的成本就是電費。

台灣最大的用水補貼對象就是六輕。當時為了供應濁水溪水源到麥寮廠區,政府耗費巨資興建集集攔河堰與數十公里長的供水渠道。台塑沒有水權,於是向水利會簽約,採購每天高達三十六萬噸的原水,每噸大約三.五元。而雲林縣農民缺少灌溉水源,只好鑿井抽地下水,長期以往造成地層下陷,波及高鐵沿線的地質結構穩定。為防止地層下陷,又花費國家公帑做改善工事。

為減少雲林縣自來水也從深井抽取,水利署耗資一百多億,在古坑蓋了湖山水庫,做為自來水水源;台水公司停止在雲林抽用每年四五○○萬噸的地下水,這些都是高昂的水成本。

六輕每天三十六萬噸的用水,在枯水期占整個濁水溪川流量比例很高。濁水溪河床缺少溪水流過,造成的沙塵又讓兩岸居民飽受風沙之苦。這些,就是典型的水補貼!慶幸的是,台塑企業已動支五十四億元興建海水淡化廠,規劃日產十萬噸,明年八月啟用後,將可有效緩解此一窘境。

近二十年來,因水資源不斷匱乏,世界各國對水資源的管控日趨嚴格,台灣對取得水權的用水大戶似乎莫可奈何。耗水費,讓經濟部取得法源,對擁有水權的企業免費使用數十年的深井水收費,但每噸區區一至三元,對產業的生產成本根本微不足道,無法產生節水的誘因或約制。

把各種不同用水每公噸成本排列一下:

海水淡化水三十八至四十五元

不斷循環再生利用的半導體用水二十至二十五元

家庭污水處理再生的回收水十八至二十元

自來水約八至十一元

深井水(未計電費)約一至三元

有誠信的企業跟獲取水權的產業,水成本差距如此之大,這樣的水價差異,極不利於鼓勵水資源循環再利用。

台灣全部用水中,將近三分之一來自深井,我們沒有產業界取得水權的用量統計,然而,百年大旱讓水資源問題浮現,行之數十年的水補貼,也到了該好好檢討的時候了!

(作者為中華民國自來水協會理事長,台灣自來水公司前董事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