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戰狼為何自大?

楊潔篪向美嗆聲「中國人不吃這一套」,被做成衣服、提袋、手機殼等商品。這是另一個「戰狼自大」的畫面。(圖擷自微博)

中國古代歷史記載,西漢有一個「夜郎自大」的故事,夜郎國王妄自尊大,自取滅亡。美中外交會談後,人民日報突出報導,楊潔篪嗆聲「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中國網民被引導至愛國心噴發。有商人隨即推出印有「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等商品。這是另一個「戰狼自大」的畫面。戰狼為何自大?因為它把對手看成綿羊!

一九七○年代後期以來,由於改革開放的大外宣,資金、技術、人才源源不絕進入中國。一九八九,六四事件,西方嘴巴上經濟制裁,實際上的行動並非如此。港商與台商,尤其飛蛾撲火般,升高錢進中國的火力。華府給予永久最惠國待遇,協助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對其竊盜經濟模式不以為意,戰狼遂越養越大。這種劇情發展,源自西方對中國的誤解。西方漢學家的中國特殊論,導致憑空幻想改革開放終將帶動政治改革,卻幾乎沒有行動促進中國民主化。與此相反,中國經濟快速成長的能量,被用於追求軍事大國崛起的霸權夢。

戰狼自大,總是擺出一副逞兇鬥狠的姿態,希望光憑展示肌肉便先聲奪人、嚇退對方。不過,色厲內荏,唱歌壯膽,恐怕才是實情。六億人的所得也就人民幣一千元,高階技術受制西方,戰狼外交自曝野心,把自己搞得自力更生、四面楚歌。楊潔箎口中的實力,現在中國當然不比文革當年,但要證明中國第一強之前,仍應先掂掂自己的份量。香港,新疆,南海,印度,澳洲,捷克,台灣,釣魚台,來自中國的狼嚎,已經引起越來越多國家行動警戒。如果重蹈覆轍,像慈禧太后那樣招來八國聯軍,那麼,官媒引用辛丑和約的照片,豈不成了不祥之兆?

而戰狼自大的另一面,卻又十分不同。一九九九「中俄邊界條約」,二○○一「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西伯利亞等地,總面積超過一百個台灣,就此名正言順奉送俄羅斯。從而,二○二○,俄國駐中國大使館高調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建城一六○週年,從未聽到北京維護國家主權的腔調。美中外交會談之後,楊潔篪、王毅對本國媒體稱:不要低估中國維護國家主權的決心。中國駐法國大使館以「小流氓」形容法國策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波恩達茲,且大言不慚:「若有戰狼,是因為瘋狗太多」。這些戰狼口氣,習近平對普廷好像從來沒有過。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毛裝換成西裝,有人看到表面功夫便誤以為,共產黨已經不是共產黨了,共產黨人跟正常人沒有兩樣。存有這種心態的人,往往要到吃虧上當倒大楣才悔不當初。歐巴馬,錯失遏阻戰狼的最佳時機。川普的戰略調整為時未晚,抗中基調已為拜登政府所承襲。而中共這個權力集團,從一窮二白到今天的銳實力,霸凌周邊國家,控制國際組織,輸出武漢肺炎卻夥同世衛組織掩蓋真相、推託究責。利用敵人並消滅敵人,香港教訓最慘痛,對中國經濟發展貢獻良多,卻淪落到今天的命運。而戰狼心中最終的目標,非美國莫屬。

一九一二至一九四九,推翻帝制的共和中國,儘管兵荒馬亂、戰亂頻仍,畢竟揚棄了天朝觀念,進入國際政治體系。一九四九至一九七七,一黨專政加上帝制返潮,成為冷戰體系的麻煩製造者。一九七八至二○一二,改革開放加上韜光養晦,且躬逢冷戰結束,西方對中國融入國際更加樂觀以待。二○一二以來,隨著習近平定於一尊,數位極權主義當道,國際政治體系又備受衝擊,戰狼追求霸權崛起,發動對外戰爭的可能性逐節上升。這次,會是冷戰結束式的西風壓倒東風,還是「中國的發展壯大是不可阻擋」的東風壓倒西風,正在嚴厲考驗檯面上的國際領導人。

倒是,與戰狼周旋數年的龐皮歐比較老到:楊潔箎敢嗆布林肯,是因為北京目睹美國處理伊朗、重返巴黎氣候協定、重新加入在武漢病毒上護航中國的世衛組織,當他們發現美國在這些方面的懦弱態度,他們就會霸凌我們、利用我們的這些弱點。確實,對中共權力集團而言,主權也是吃硬不吃軟,對俄羅斯大方送禮,對美國卻慣用高姿態。這一點,華府要當作啟示錄。任由北京張牙舞爪咄咄逼人,沒有力證自己不是綿羊,還列出合作清單,它便越發得寸進尺、軟土深掘。拜登政府應該牢記龐皮歐的警語:怯懦會招致戰爭和惡意,尤其是當中共知道本屆政府對他們軟弱無力的時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