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鮭魚之亂是廣告惹的禍?

◎ 陳蒼多

貴版昨天刊出李筱峰先生的〈鮭魚們的會與不會〉一文,針對改名免費吃鮭魚的人提出針砭,但我要從另一個角度切入。

改名之亂的源頭,其實是商人的廣告噱頭。商人所推出的名字為鮭魚者,可免費吃鮭魚的廣告,其實是沒有誠意的,因為名字為鮭魚幾乎不可能,因此有人針對這種沒誠意提出挑戰。

商人為了促銷產品,廣告的方式無所不用其極。一般而言,我所謂「用銀彈打造的跳針」廣告,最為人詬病的是「誇大」,如今又加上了「沒誠意」。關於「誇大」的部分不勝枚舉,從同日自由時報「健康醫療」版的〈PPLs誇大療效罰不怕⋯〉一文中,更可見一斑,而這次免費吃鮭魚的廣告噱頭,則是手法的翻新,讓人不免擔心廣告要伊于胡底。

《黑暗之心》作者康拉德說,「無論廣告提供什麼證據,證明一些人在進取心、創造力、厚顏和機智方面的表現,我終究還是認為,廣告證明了心智墮落現象︱所謂的『易受騙』︱在盛行。」姑且不論「易受騙」是不是心智的墮落,但就「進取心」、「創造力」、「厚顏」和「機智」而言,鮭魚商人的廣告也許具創造力和機智,但卻透露「厚顏」的成分,且沒有進取心。商人在推出廣告時,應該在進取心、創造力和機智方面更加精進,至於「厚顏」,還是免了吧。

(作者是前政大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