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藝文標案 只將演出者當猴子看

◎ 張勳慶

嘉義縣草草戲劇節日前發生憾事,劇團團長黃民安排演因休克過世,隨之又是文化部高官致哀,說要有意外險之類的話語。但回過頭看,早在四年前屏東縣有一起話劇表演標案,事後算出每位演出者時薪只有六十多元,政府也說要在藝文採購法上調整,但這些年來,真的改進了嗎?

台灣文化藝術演出者和團體,面臨兩個先天不良,一是國人向來習慣看免費演出,一如看電子報的心態,造成付費演出劇團難以常態靠此謀生。二是所有縣市政府雖然都編列藝文表演預算,但除了文化局處執行的活動外,首長和議員也常將腦筋動到這裡而去分杯羹,就算排除外力干擾,但真正用在文化局處下的演出經費常緊到不行。特別是去年因疫情影響,許多劇團不能出國演出,為了生存只好搶食政府經費。而這些演出許多是免費的,也是政客要當成政績去秀的舞台,但劇團仍要場勘、編劇(舞)、排練、預演,還有燈光、音響、錄影、戲服、道具都要備妥。

如此陣仗往往耗時費心,所得卻不成比例,但為了生存,只好全台跑透透,當起文化演出的代工,最後榮耀和掌聲還是給了當官的。而這種低薪過勞也不是只有發生在藝文採購標案上,在文化單位用人上也是如此,用外聘人力撐起藝文演出和計畫,人力少又薪資低,最後就是人力經常有如跑馬燈。當各位在欣賞政府部門所屬單位演出時,後頭全力撐起來的人,平均月薪還比不上一位清潔隊員,更無福利可談。

當一場演出落幕後,因為配合民眾需求,時段大多是例假日,要有舞台燈光等效果那就是晚上,此時劇團和文化單位辦活動的員工,就是當起粗工的時段,換裝、搬運器材、將場地回復原貌,然後摸黑回家,明日早起繼續正常對外營運。一旦發生悲劇,鬧出血汗剝削醜事,高官又跳出來秀一下,說會正視、修法、加強,但次年編列經費時,還是把人當猴子耍,一副要做不做,不做拉倒的嘴臉,這種心因性休克的大環境不改,那黃民安地下豈能安心。

(作者是文字工作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