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我沒錯」竟是「最錯」

◎ 曲慧娟

年後,我和兩位學生一起合作一個播客(podcast)節目,因為是新學習,合作起來處處驚喜,有合作時的愉快,也有製播時的成長,每天都有新體驗。節目上線後,獲得不少好評。但問題也漸漸浮現,最主要的關鍵在於我們對節目的走向和聽眾群,有了不同的期待和看法,原本只是觀念上的折衝討論,後來變成意氣的言語衝突,節目在無法有所交集的情況下,最後還是停播了。

沉潛幾天後,我們三人各自說了想要表達的話,三封信仍是三種觀點,而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願意面對已經發生的問題,且仍然珍惜彼此的友情。過程中,我一遍遍回頭審視自己當時的暴怒情緒,由何而生,因何而平?

我以下列的句子做說明:

「請不要用這個來攻訐我,說我斷章,我很在意。」

「我沒有那個意思,但如果讓你覺得不舒服,我願意道歉!」

然後,我有了這樣的理解,原來怒氣是因為感覺到「被指責」而生(這節目錄得不有趣啊,我有好建議,可以讓它更有趣),失落是因為覺得「被誤會」而起(我沒有那個意思,你為什麼要那樣大聲的說話和指責),怒氣則因「時間」和「信任」而平(我們有多年的友誼和信任,這件事的導火線是價值信念不同,或許也還有一些關係待解,但並不是這件事的主因)。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時間真是一帖涼涼的藥,敷在所有創傷的傷口上,回憶成了我想要記得的模樣。現在想起來,也許那時自覺「我沒錯」、「我是老師」、「你為什麼曲解我的意思」,才是自己慣性裡最常犯的錯,有了這層領悟後,現在,我們依然是相互珍惜的好朋友。

當時的「我沒錯」,如今想來,竟是「最錯」。

(作者為建國中學輔導室教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