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藻礁·缺電·大家談

用核電撐過三接延宕期

◎ 張健常

藻礁公投連署突破安全門檻,一舉超過五十萬,八月勢將一翻兩瞪眼,不論結果如何,過程必然對執政者造成莫大壓力,允宜超前部署,速謀因應對策。

政黨輪替的附加價值便是民智漸開,任何話術與承諾都將攤在陽光下檢驗,所謂天下沒白吃的午餐。不要核四,不要燃煤,不要污染,不要破壞,電也不會天上掉下來,能源政策是選擇題而非是非題,兩害相權取其輕,理盲與濫情不能成事。

至於各種發電過程所造成的危害各有殊異,或可從風險管理角度衡量,若獲致效益遠大於發生意外的頻率,應考慮接受其風險。譬如交通事故每天都在上演,但不會讓路上車輛消失。

政府有開源、建設、分配、管理的責任,人民最低限度則應享有免於匱乏的自由。何況空間可以改變,時間卻無法扭曲,等二○二五年現有核電廠依規劃期程陸續汰除,而天然氣、風光綠電仍無法填補時,就是台灣將面臨分批限電或不預期跳電的時刻,屆時煮熟的青蛙還能活嗎?

誠懇建議執政黨,供桌上「非核家園」的神主牌,可否稍微挪動一下?慎重考慮讓近四百萬千瓦、年發電量三二○億度,可供基載的無碳核電撐過因千年藻礁公投而延宕的三接工程。時間緊迫、事不宜遲,務請未雨綢繆,勿臨渴掘井啊!

(作者為備役空軍上校,新北市民)

有沒有可能共創雙贏?

◎ 林煒軒

眼看藻礁連署已經過了五十萬份大關,政府部門無不動起來。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原本訂於週一邀集環保團體對話,卻被拒絕,雙方爭議毫無緩和跡象。個人認為,關於藻礁公投,若我們有起碼的認識,既然不是藍綠對抗,也不是環境與經濟的選擇,那是否在處理能源轉型的議題上,有機會搭上對話、解決困境,進而共創雙贏呢?

首先,經濟部長王美花日前表示,藻礁公投若過關,將增五百萬噸燃煤的回頭路。這樣的說法若屬實,是否能請經濟部、台電與中油部門提供更具體的數字與立論基礎,來向民眾佐證與溝通,而非喊話而已。

其次,環保團體對於藻礁維護,是否定全盤開發,還是能待離岸工業港的環境影響評估,與相關單位共商如何將衝擊降到最低?而政府有無替代方案,或同意持續縮小開發範圍?畢竟,台灣能在不缺電的情況下,又能堅持非核與減煤減碳的目標,彼此都有責任將其一併討論。

這件事,政府有責任做最大的努力,提供更充裕的資訊、更善意的對話。公民朋友也可以思考,環境議題如何權衡,也學習理性辯證。任何公共議題,縱然有多次交鋒,都必須回到談判桌上討論,這是公投促成民主深化的最好機會。

(作者為立委助理,嘉義市民)

三接與藻礁可和平共生

◎ 黃世興

環保團體及部份在野黨為保護藻礁,發起公投連署。按中油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係為供應台電大潭電廠所需燃氣發電,以因應北部用電之需求。中油已採「迴避替代修正方案」,以避開藻礁生態敏感區域(昨天讀者投書「觀新、觀塘不一樣」,已經有清楚闡述),未新增任何填區,且工業港採離岸配置,以鏤空棧橋方式與工業區連接,並不影響沿岸之生態。

環保團體及部份在野政黨發起保護藻礁之公投,吾人給予尊重,只是當局已將開發區域限縮至十分之一,且迴避藻礁敏感區域,相信三接站工程對藻礁之不良影響應已減至最小。

中火燃煤漸減,北部深澳電廠停止興建,核四重啟有核安之考慮,北部地區,不管工業用電或民生用電,耗電甚鉅,台北港設置燃氣接收站又被反對,要享用電力,且又反對三接站在大潭設置,電力哪裡來?真是豈有此理!燃氣發電與藻礁保護,是可和平共生的,奉勸相關人士,勿因高懸在上的環保理念,誤了芸芸眾生的用電需求。

(作者為專利師,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