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檢驗言詞的標準是行動

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立法院長游錫堃今一同出席二二八事件74週年中樞紀念儀式。(取自蘇貞昌臉書)

對某些政客或政黨,紀念二二八活動,越來越像是一種論述競爭,不讓本土論述獨佔這個領域。但是,那些截斷歷史、現實與未來的論述,實在很難禁得起檢驗。台北市二二八事件七十四週年紀念會,柯文哲邀馬英九同台,一個象徵加害者,一個自稱受害者。不過,這樣的歷史辯證法,並未獲得熱烈掌聲。所謂的和諧團結、求同納異,乍聽之下沒什麼不好,但檢驗言詞的標準是行動。掌聲沒有響起,不是他們講得不好,而是行動跟不上。

什麼行動?最簡單的就是, 二二八的元凶蔣中正的象徵符號如何處理?加害者如何處理?乃至不義黨產等轉型正義如何處理?這些大哉問,馬英九要超越對立,撫平傷痕,柯文哲一日北高,以汗水取代淚水,讓仇恨停止。除了華麗文藻,同時展現什麼行動?或者展現什麼反行動?多說無益,具體行動才是眉角。猶記二○一四,柯文哲對姚立明說:我被認為是深綠,你被認為是深藍,我們倆只要站在一起,我們倆可以理性的交談,我們倆可以合作,全台北的市民都知道,藍綠就可以和解。後續如何,眾所皆知。

台灣的寧靜革命,有其優點,也有缺點。轉型正義,不走德國的清算歷史,而走南非的真相和解。這樣的選擇,反映了台灣社會的溫和敦厚,企圖擁抱更多人納入共同體,卻也低估黨國遺毒的負隅頑抗,那些黨國附隨至今毫無道德內咎。台灣的包容性民主實踐,讓他們得以重新執政,更使轉型正義之路佈滿荊棘。黨產的司法糾纏沒完沒了,加害者大呼小叫自己是被害人。黨國威權象徵符號,諸如盤踞在全國上下的蔣公銅像、教科書敘述內容等,尤其是中正紀念堂,至今仍是轉型正義反動員的精神堡壘。口頭道歉,行動抗拒,流的是鱷魚的眼淚。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查緝私煙導致星火燎原,更大的背景是國共內戰,蔣氏急於鞏固政權、預留退路,於是在台灣先之以屠殺,繼之以白色恐怖。奉盟軍命令受降者,搖身一變成為外來政權統治者。接著,國際冷戰開始,為了防堵共黨勢力擴張,民主陣營默認蔣氏外來政權以自由中國之名盤據台灣。殖民性質的黨國體制,經由二二八、白色恐怖,君臨台灣至李登輝的寧靜革命。可以說,真正反省二二八,在於遏阻各種外來霸凌,支持台灣人民自我統治,包括制憲正名加入聯合國,徹底解除二二八的魔咒。

然而,當台灣幾度民主修憲,將外來政權在地轉化,美其名紀念二二八者,依舊滿口兩岸同屬一中、兩岸一家親,舖陳另一個中國外來政權君臨台灣,埋下另一個二二八的伏筆。武漢肺炎之亂,那些人先是痛斥政府不捐口罩給中國沒人性,復又責怪政府不該拒絕中國疫苗,卻未究責北京隱匿疫情為害國際,何其厚彼薄此?要求政府鄭重宣示絕不追求台獨,對中國和統滲透、武統恫嚇則習以為常,滿腦子北京的反獨促統。為過去的二二八道歉,為未來的二二八招魂,自以為國人都看不出這種兩面手法,還反嗆不知批評的依據是什麼,裝傻還是裝可愛?

行動的檢驗,還有香港的進行式。港版國安法,正在加速香港內地化,中英聯合聲明俱往矣。過去不到一年,民主派抓的抓、逃的逃,國際紛紛譴責、制裁。時至今日,連香港的緊身衣選舉,也將遭到取消,港人治港再定義成愛國者治港,反中亂港一律逮捕、DQ。港版二二八正在清鄉,還看不到底線。紀念台灣二二八的台派看到了,呼籲拒絕中國政權。馬英九、柯文哲有什麼行動聲援港人?還是對北京黨國暴力視而不見?從而對中國機艦襲擾台灣也麻木不仁?二二八不是哽咽道歉而已,它是一個歷史意識與未來行動的銜接,兩者合而觀之順理成章,才能判斷一個人是在「紀念」或「消費」二二八?

二二八,七十四週年又行禮如儀過去了,多數人並不記恨但是難以釋懷,那些加害者及其利益承受者幾無悛悔之意。而率先向台灣跨族群受害者道歉補償之舉,竟出諸他們仇視的台灣人總統李登輝。加害一方伺機反撲,受害一方互舐傷口,台灣人情何以堪?黨國之子馬英九之外,還有不少暗黑的沈默敵意。自稱受害家屬的柯文哲,未能力挺轉型正義卻「被斯德哥爾摩」,尤令人費解。於是,二二八堪稱進行中的歷史,它是台灣連結過去、現實與未來的行動途徑,絕非逞口舌之辯的論述競爭。在越來越多人公然政治消費之際,它的歷史終結更迫切召喚台灣人民的歷史性行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